占星网
12SIGN

We are written in the stars

当前位置: 占星网 > 古典占星 >

部分占星术语的语意辨析

洛语尽

又到了更新时间,今天更新的文章来自占星学复光计划中Robert Schmidt翻译的第一希腊占星著作——Paulus Alexandrinus一书的前言部分,在这里他梳理了一些根本性的占星术语,从中你似乎可以看到活生生的很质朴生活化场景,而不再是冷冰冰的技术术语,这也许会让我们对自己所学的占星学会有些新的体悟。在现代,好比对于吃吃吃的食物,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食品,分分钟都有新食品被摆上的货架,越来越多开始意识到要吃纯天然的无添加的食品,而在占星学中,如今不乏对占星学进行扩充和发展应用的,大家也是越学越多,东方的西方的,中西“杂交”的,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却鲜少有进行反思和返本的,可能本身积重难返?我越来越相信less is more,不管是在工作学习还是生活交际,因为这让我感到更轻松快乐,哈哈。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们下期见。

有几个翻译决断必须一开始就加以注明。这些并不是保卢斯的这本书所特有的,而是影响了整个希腊占星学的文集。其中的一些词语是如此的基础/基本,看似它们自身就凝结了希腊占星学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这时提供明确的译文将是自命不凡的。事实上,这里所讨论的翻译可能是最后的问题,因为它们将有助于修复和保存对希腊占星学的理解,我们希望能够从翻译项目本身中汲取经验。因此,这些词语本身将成为贯穿这一溯源项目不断反思和修订的议题。

Zoidion星座— 对于占星学有什么是比黄道星座更为基础的吗?然而“sign星座”一词对于希腊单词“Zoidion”是一个不可能对等的翻译。这个希腊单词是zōion的一种变形,它有两个基本含义:一个是生物/活体的意思,一种是图片或画像/雕像的意思(虽然不一定是动物的雕像/画像)。

塔君备注:“Zoidion”类似于是有生气的或有生命的物体之意。

Signum在拉丁文也有两个基本含义:一个星座[指示]或一个雕像。第二个含义是包含在Zoidion中可接受的一种翻译,尽管它完全已经没有包含任何“生物/活体”的意思了。第一个含义(星座/sign)则拾起了另外一个通常与星体有关的希腊单词:sema,一个星座或指示。这一术语(或其衍生词)通常用于天气预报中的星体[恒星],但从未涉及到黄道“signs星座”本身。

遗憾的是,英文单词“sign/星座”更倾向于signum的第一个含义,即象征,是对sema很好的一个翻译,但根本没有保留任何Zoidion原来的含义,甚至是其“画像/雕像”的含义,因为画像/雕像的含义不是[sign/星座]它本身的含义。这样一来,所有与希腊单词的原始语义的联系通过拉丁语的转译都丧失了。

这是个关键问题,因为希腊人似乎敏锐地意识到zōion[星座]中模棱两可的性质,并且常常思考这个。一动物和一雕像构成了类似亚里士多德式的成对命名事物的例子。也就是说,zōion并不是一同名异物,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偶然地被唤作相同的名字。从衍生意上来说,也不是一叫做动物的雕像/图像,它是一动物的一雕像/图像,因为希腊人称图像为Zoidia,即使它们不是生物/活体的雕像/画像。相反,希腊人按照在它们身上看到的某种类类比性[相似性],一生物/活体和一图像都被叫做Zoidia。

柏拉图在Epinomis中,似乎暗示了这一类比性,书中,将zōion定义为灵魂和身体的联结从而产生一种形状[活体],之后他说星体[恒星]要么本身就是神明(而且这是一种由火元素组成的生物/活体),或者是神明自己创造了自身的雕像。当灵魂告知身体之时,雕像家便这样塑造他的材料。

那我们该怎么办?英文单词“Animate[生命体]”(作为名词)也许可以作为希腊单词Zoidion的一个翻译。虽然一开始听起来很奇怪,但它几乎保留了希腊单词zōion的特性。它涉及到灵魂对物质的复苏[使物质活跃/焕发生机]。(在Epinomis中,星体[恒星]通过它们的运动展现它们的智力或灵魂。)类似地在激励一群体,我们也习惯上使用动词“animate/鼓舞”。此外,它还有模拟生物运动的动画的意思。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个翻译如何能够被拾起[应用]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占星学论调——也就是说,一个Zoidion如何能够成为一个星体的栖身之所。因此,就目前而言,我们认为更明智的做法是将这个单词翻译为Zoidion(Zoidia为复数),特别是因为 zodiac/黄道一词在英语中也被广泛接受。

Schema相位—占星术语“aspect相位”同样也很棘手。它源自拉丁文单词“aspectare”,简单来说是看那儿或注视/看的意思。这里有两个单独的问题。

塔君备注:“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也许借用尼采的这句话来形容希腊占星学中的相位关系再合适不过了,尽显希腊占星相位中的主客关系、主被动关系、光线投掷和回掷、方位关系等等,而这些含义在后来的传统中几乎尽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技术性的术语。

首先,希腊术语中对于两个星体之间的几何学关系用的是schema,在形象或形状中的应用最广泛的一个通用词汇。希腊人在这些关系中会使用各种不同的词汇,但通常当他们试图更具体地确定这段关系之时——例如,想要指明在星座的次序上星体是否是朝它前面看的还是朝后看。(这类术语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希腊人对视觉/视力的理解,而这种理解与我们的完全不一样。)

第二,作为一个本体论/存在论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希腊人并不认为两个物体之间的关系是独立于两个物体本身而存在的(就像我们今天一样),而是住在/存在与一个或另一个物体之中。这样,“双重/二元[double]”是一个物体相对于另一个物体的一种确定性[判断],而且是对该物体本身的一种确定性[判断];它是该物体存在的一种方式。用于阐述星体间关系所用的视觉术语正是来自于物体中的一个的这种观点[即相互关联包含的观点]。这是一个物体相对于另一个物体的态度或看法,但它属于该物体。

“schema”这个希腊单词似乎试图以一种不偏袒其中任何一个物体的方式来阐述关系,通过概念重建它是两个星体中的每一个的一种形态或形式的一个组成部分,非常像构成三角形的三条边。不过记住,这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抽象概念,而是具体存在(一种关系)中的一种作为另一种具体存在(一种定性形式)的概念重建。

这样,“aspect/相位”一词不再包含任何具体的光学意义,而是援自过于专业化的语义领域以作为通用术语。我们把schema译作“figure/图形”,各种视觉术语都用它们的英语对等词来翻译,并且完全不用“aspect/相位”一词。

Oikos — 对于每个星体在黄道星座中它们特别喜欢[喜乐/愉悦]的那个(现代术语中的“rules掌管”),希腊人则保留了“house宫位”(oikos)。而对于之于地平面和中天相关的黄道的划分,希腊人简单地称之为“places位置”(topoi)。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希腊人混淆了这些问题(就像有的学者建议的)。但尚不清楚希腊占星家何时以及是否将他们“places位置[宫位]”的概念从黄道本身中分离开,让它指向某种抽象的空旷的空间区域,或是否只是黄道本身的另外一种简单的表述方式。在这种不确定性中,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尽可能地严格遵照希腊用法。

塔君备注:不管是目前对传统占星学的复兴还是到如今的现代占星学,宫位议题一直是个未解的尚未有定论难题。借用我自己发朋友圈的一段话,“星座好比是大地,是物质本身,是滋养生物的母体!星体好比是人,就像最开始的原始人类社会只有大地与人,没有房子,占星的发展也一样,最开始只有星座和星体,没有宫位!房子的出现,私有化的加剧膨胀,人类渐渐走上不归路,上千年过去,大多还在为一屋一房苦逼奋斗,困于一屋一房;而宫位的出现,占星也同样走上了不归路,层出不穷的宫位系统如高楼林立,让人眼花缭乱。人类之于土地,星体之于黄道星座,客人之于主人,母之于子,人类的发展史更像是一出反客为主六亲不认的自我放逐的悲剧”,所以我的脑洞是宫位是非必须的,如果非要在占星学抹掉一个构成要素,那么首先是宫位,不要问我为什么。

Planet Names星体名称—希腊占星家似乎并没有把我们称为星体[Planet]的天体与神本身联系起来。他们通常都是说“(属于)那赫尔墨斯的星体[指水星]”,“那阿芙罗狄蒂的星体[指金星]”等等。我们保留了这一用法,尚不确切清楚希腊占星学和希腊神学是如何联系到一起的。

塔君备注:从上面的星座到这边的星体,联系我之前一篇,你会发现,诸神都在黄道上安家落户,只有七大星体在黄道上流离失所,这里的诸神换成占星语言就是各种恒星[star],而星体[Planet]就是我们常说的传统的七大星体,尤其是光体外的其它五个星体,早先时期著作翻译过来也常常被称作wandering stars,是不是又丧又好玩?再者就是,占星压根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神学或宗教色彩。

我们也保留了希腊诸神的名称,这也许能够有助于将希腊星体寓意与后来的传统寓意区分开来。

还有另外一种用法与我们已经逐字翻译的星体相联系,尽管在现代听起来比较怪异。希腊人几乎从不说一个星体“in落在”一个星座[Zoidion]里面,尽管他们经常说星体“in落在”一个位置[place]。他们一般说星体“upon位于/靠近”星座之上。这似乎是希腊人如何看待天空的一个重要线索。

moira—有一个单词我们还未能尝试重新转译过来,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转译成英文。这就是希腊单词moira,意思是黄道的部分,我们称之为一“degree度数”的,但更一般的是指一个人的命运的部分或分配份额。

塔君备注:所以是否命运都刻在黄道上一度一度的刻度上?

在希腊天文学家的著作中,moira是黄道划分的标准术语。从它在希腊占星学著作中的天文部分出现的频率来看,有人可能认为moira只是意味着简单的黄道划分,可以稳妥地翻译成“degree度数”。

然而,Paulus保卢斯的著作中充斥着这一术语的应用,涉及到分配、指派等等,以至于认为他并没有持续反思它的占星学意义。

所有这些都与“degree度数”这个词相比“portion部分/一份/命运”一词具有完全不同的语义范围。希腊术语中似乎完全没有“degree度数”中听着像“step/步/梯度”或“intensity强度”的意思。

我们在这个译作的第一稿中尝试使用“portion部分/一份/命运”一次,但是它似乎会造成天文学部分的混乱。此外,根本分不清楚是谁或是什么是这部分指派/分配的接受者。它是孩子的份额[portion]?还是星体的?

所以现在我们勉强地决定保留翻译作“degree度数”,以此解决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

Apotelesmatic — Apotelesmatics是希腊占星学著作很常见的标题。从它衍生出来的基本动词在占星著作中随处可见,是一个多少可以与“make造成”和“produce产生”互换使用的通用的因果关系词。

塔君备注:注意是单纯的因果,而非业力,可能很多会不自觉的联想到业力,这个单词充斥着所有的占星著作,诸如“造成、导致、引发、触发”等等一系列的词根源头。

涉及占星学它经常被翻译成包含明确指向意思的。然而,从这个名词衍生出来的动词词根的意义是为“去完成或造成或影响某物/某事”,尤其是对于物质方面[物体]的。在柏拉图的Epinomis中,它甚至描绘了灵魂塑造身体的活动。这个词对占星预言的约束在于当恒星和星体被理解为在物质或地上物体层面中带来变化的媒介之时。

顺便说下,“talisman护身符/法宝”一词可能就是从它衍生出来的。

Horoskopos上升 —这是Ascendant/上升[命度]一词相对应的希腊术语,尽管它们语义不是相同的。人们经常听到的它的意思是“小时/时辰的视野/景色[view of the hour]”。我们不知道这句话的最初来源,但显然这是一种曲解。“skopos”一词确实为“view视野/景色”之意,但通常它意味着一个人瞄准的一“目标”或“marker标识”。在这儿它无疑就是这个意思。Horoskopos是为“时辰标识”。这个可以是标识出生时辰的度数,也可以是做这个标识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Horoskopos也可以指占星家自己本人)。

塔君备注:这个是你们的老朋友了,可静可动。

鉴于我们不想在目前的翻译中一下子引入太多的术语,所以我们决定只对Horoskopos名词进行直译,尤其是这个在希腊占星的其它英文翻译中业已被采用,对读者来说不至于太生疏。而且,在动词形式上我们也在尝试新的翻译。所以,当你碰到“标识出生时间”这个短语之时,就是翻译自它的动词horoskopeo。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1. 占星学的原理

    占星教材很多,但大多是介绍知识,而未能说明本质。少数溯源探讨散见于各典籍,并未统...

搜索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赞助占星网

赞助

占星心理治愈

占星心理治愈

网站服务

占星软件

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本站提供各种理解这些宝石的工具,包括astrolog32 zet7 zet8 zet9 Jyotish Tools 等;

收费算命

解读星盘是一件奇妙而有启发性的经验,透过解读,当事者可以全然的接纳自己,可以打开通往无限机会的大门,预先为自己痛苦的情绪找到转化成正面思考的动力,找到乐观的经验或信念。

占星教学

西方现代占星学是一门人文科学,可以提高个人对于自我潜能的意识,创造更加充实的人生。,认识自己的出生星图,将让你终身受益。

占星资料

Astrological Data. 时不时的会陆续整理更新,各种现代、古典、印度、希腊等各种流派占星资料。无论怎样,资料永远只是参考并非绝对的答案,请根据个人命盘融汇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