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网
12SIGN

We are written in the stars

当前位置: 占星网 > 本命占星 > 占星历史与观念 > 占星观念 >

业力与占星

业力

人身上发生的事就是他人格的写照。他代表的是某种铸型以及可以接台在一起的个个碎片。随着生命的进展,这些碎片将会按照既定的设计一一落回原处。

——荣格

许多的玄学家、占星家以及其他关怀宇宙法则的人,均以各种方式沿用过“业力”(karma)这个名词,因此在思考占星学与业力的关系时,我们必须先厘清这个名词的意义。基本上它指的就是宇宙法则里的因果律,与《圣经》格言“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十分雷同,但是又比俗世因果概念的范畴更宽广一些;很显然的,一个播下蓟花种子的人是不可能种出玫瑰来的。业力法则与牛顿机械定律“每个作用力必定产生反作用力”很近似,但其涵盖范围的广度却有差异。业力法则假定人转世投生乃是连续不断的经验,而且绝不会在物质世界投生一次就了结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业力法则可以被视为一种维持与达成宇宙正义及平衡性的方式;它其实是一个最单纯、最能涵盖一切生命律法的法则。它跟某些人所说的“机会法则”(Law of Opportunity)——为了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像神,宇宙必须带给我们一些机会去学习我们最需要突破的心灵功课——是不可分的。

业力的概念本是奠基于两极现象之上的,宇宙借着这个律法才能维持平衡。这种平衡状态并不是一种惯性,而是不断地在动、在变化中的平衡性。这个概念之中有一种假设,那就是个人的“灵魂”(某些学派所说的“存有”)里面有一种因力,会逐渐形成一种“果”,而引发这个过程的本能就是“意志”。这整个因力现象的结构便是所谓的“欲望”,欲望可以看成是用意志力来引导个人的能量,然后将某种冲动或想法示现出来。

当然有关业报的概念是无法与转世理论区分开来的。有些作者认为业力与转世本是用来象征或隐喻某种宇宙作用力的法则,而这种作用力比一般人所设想的还要精微得多,不过大部分能接受转世与业力之说的人,通常对传统的显明定义已经感到很满足了。多数人都认为转世的目的只是暂时投生为一个必朽的灵魂或存有,借着肉身这个媒介来地球学习特定的功课,或是依照特定的方式发展自己,以便进入更高层的意识或存在。根据伟大的透视眼艾德格·凯西(Edgar Cayce)——通称为“沉睡中的先知”(the  sleeping prophet),也是杰斯.史坦恩(Jess Stermn)的畅销名著之书名——在“灵命解读”(psychicreading)时所传达的转世理论[1](请参阅世茂出版社发行的《灵魂转生的奥秘)。——译注),一切存有被创造出来之后就不断投生于地球,为的是学习最根本的心灵功课:爱、耐性、谦和、平衡、信心、奉献精神,等等。根据凯西的理论,人若是能了解宇宙的基本律祛,诸如转世、业力、恩宠、物以类聚,境由心生等祛则,将会为心是的发展带来助益,其中的“恩宠法则”(Law of Grace)是凯西的“灵命解读”中最重要的一环。

如同牛顿机械定律与现代量子物理学的显明对比,业力法则似乎也比恩宠祛则的层次粗浅许多。按照凯西的说祛,一个人如果能敞开自己与内在的“基督意识”(christ consciousness)联结,那么因果律就会被恩宠法则取代。所谓的“基督意识”指的就是人类经验中如如不动的一体性,它不是在二元对立的运作层次里发生的,因此我们若是接受了艾德格.凯西的恩宠法则概念,就会发现业力法则并不是我们生命最底层的驱力。虽然如此,能够了解业力法则的运作模式还是很有帮助的。凯西曾经说过:“人类的每一世都是过去所有转世的‘我’之总合。”“过去所造作的一切,不论好坏,都包含在目前这一世的机会里。”当他为数千名个案做灵命解读时,总是不断地强调当人面对特定困难或压力时,只不过是在“跟过去的自己相遇”罢了——换句话说,这个人现在必须面对他过去世里造作出来的经验了。

业力法则最粗浅的表现层次便是《圣经》格言所说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1]。([1]读者着想查看《圣经》里有关业力与转世的部分,请参阅《约伯记》十四:十四:《传道书》一:十一;《耶利米书》一:五;《马盘福音》十七:九~十三&十六:十三~十四;《马可福音》六:十五;《路加福音》九:八;《约翰福音》三:七&一:二十一及二十五一:《歌罗西书》三:三;《犹大书》一:四;《启示录》三:十二。) 我们绝不能忽视欲望的力量,因为它就是引发业力的最深驱力,然而只有小我才有欲望,我们最核心的自性或本体并设有任何欲望,它与万物本是一体的。业力法则基本上要告诉我们的就是:”你终将尝到你欲望的后果。”不过当然只有在经验到这些后果时,我们才会明白自己欲望的支脉是什么。

举例来说,某个人很渴望世俗财富,因此未来的某世他终于诞生在一个奢华的家庭里。他既然已经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总该满足了吧?结果却并非如此,因为其他的欲望又产生了。心的本质就是不断地制造欲望,它是不会停歇下来的。事实上这个人或许已经发现他所拥有的这些财富不但无法带来满足,甚至变成了一种恐怖的负担!至少他贫穷时投什么东西可以损失,因此是自由的,现在虽然拥有了财富,却不断地害怕会失去那些自己已经不再渴望但仍然执著的东西。接下来的问题则是:一个人要如何释放掉这些锻造出欲望的执著,以便再度获得自由呢?(杰出的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na Blake]称这种执著为“由心念打造成的手铐”。)其实所有的解脱道与自我证悟法门追求的就是这份自由。

在许多心灵导师的著作与教诲之中,都可以发现对业力法则的本质以及运作上的洞见,这些导师大部分来自东方世界,因此他们的教诲多半根植于佛教或印度教。帕拉玛韩撒.尤伽南达(Paramahansa Yogananda)可以说是第一位到西方世界弘法的东方大师,他写过一本优美而富启发性的传记《一位瑜伽士的自传》(autobiography of a yogi),以下是从其中摘录出来的一段话:

命运、业力与定数——不论你怎么称呼它——指的就是一种正卫法则,它决定了我们的种族、我们的肉体结构以及心智与情绪的特质。我们必须认清的是我们很难逃脱这些基本模式,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学习如何去顺应它,而此处就必须用到意志力了。我们在有限的理解之下仍然有选择和辨认的自由,因此若是能正确地行使我们的选择权,悟性自然会增长。一旦做了选择,人就一必须接纳他的选择所带来的后果,然后继续运作下去。

尤伽南达进一步解释了如何有效地处理个人的业力,以及什么才是面对命运的正确态度:

过往业力的种子如果被神圣的智慧之火烤过,就不可能再发芽了……一个人的自我了悟越深,越能运用精微的心灵能量来影响整个宇宙,而其本身也不再被无常的现象(业力)所染着。

尤伽南达对占星学也很熟习,因为他的上师就是一位精通古老科学与艺术的大师,因此他对占星学的见解是很值得参考的:

一个孩子诞生那一天的时辰,便是天体射线与他个人的业力交织出数学上的一致性的时刻。他的个人星盘是一个深富挑战性的图像,里面呈现了他无法更改的历史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结果。只有那些具有直观智慧的人才能正确地诠释个人本命盘,但很少有人具备这种智慧。

偶尔我会要求某些占星家根据星盘择出我最艰固的时段,不过最终我还是能达成自己所设定的任务,但是在那些时段里,许多艰困的挑战仍然会伴随着我的成就一同出现。对神圣护持力的信心以及正确地运用上天赋予人的意志力,往往能帮助我克服所有的障碍,因此我的罪业终究莸得了宽释。

在佛教传统里,解脱道与心灵修持最终的目标就是“涅?”,许多追求佛家智慧的西方人都未能正确地诠释这个名相。“涅?”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业力之风不再吹袭了”。换句话说,唯一能够让心灵有所进展的便是觉醒(“佛”的意思就是“觉者”),或是把意识提升至超越幻觉或业力的层次。从这些教诲中我们可以得知,对治业力最根本的方式就是超越它。只要我们转世到肉体中,业力法则一定会以某种形式影响我们,如果能够对此生的业力模式有所了解,将会带来极大的帮助,或者至少可以让我们以毅力、接纳及感恩的态度来面对我们的命运。

定业、今生所造之业与藏业

印度有一种古老的传统把业力法则分析得很深入,它将业力分成了三种类型[1]。([1]以下不采用传统在“三业”上的一贯译法,主要是基于本书作者对这三种“业”的解释与传统所谓的三业有所出入故。——译注)“定业”(Pralabd Karma)乃是一个人在此生一定会面临的定数、命运或业力。这种基本的业力模式是无法更改的,因此人只能在此生面对这些经验模式。不过据说透过灵修、心灵导师的帮助或者靠着上主的恩赐,也许可以把特别重的业所造成的影响降低,如同把“刀伤”变成“针刺”一般。

“今生所造之业”(Kriyaman Karma)指的是我们此生造作出来的业,但是在未来世才会受到果报。某些修炼途径之所以会强调严格的戒律,就是要控制修行者的行为,避免造出更多的业而阻碍了此人未来的心灵发展。除了严格的戒律之外,避免在今生造业的主要方式就是不执著、不产生强烈的欲望,同时要在履行每日的义务时培养出正确的心态与超然的态度。当然,维持正确的心态与超然的态度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大部分的灵修教诲皆主张,缺少了冥想的帮助是绝无可能达到那种境界的。

最后一种业便是所谓的“藏业”(sinchit karma),它指的是我们多生多世贮藏下来的业,在这一世里并不显得特别活跃。根据这些教诲的说法,我们已经有过成千上万的转世经验,累积了无数的业力,因此不可能在一世里面对所有的思想与行动的业果——我们的身体、精神和情绪都可能被击垮——所以这些业必须被贮藏起来,不能完全派给这一世去面对。根据这些教诲,我们将会在未来世里面临这些业报,除非我们能碰到一个完美的灵性上师帮助我们释放这些重担。

梅尔.巴巴(Meher Baba)是一位旅居美国拥有众多门徒的心灵导师,他也用类似的话阐述业力的运作模式:

以一般粗钝肉身示现的你,将一次又一波地转世,直到你证悟了自己的“真我”为止。但是你的心却只会诞生一次,死亡一次;若是以这个角度来看,你是不落入轮回的。你的粗钝肉身一直在改变,但你的心(心智体)却始终如一,没有任何改变。一切的印象都储存于此心之中。这些印象将会在后续的转世中被耗尽或完全抵消。你将会诞生为女人、男人、穷人、富人、聪明人或愚笨的人,拥有了这些丰富的经验,才能帮你转化所有的二元对正形式。

我想任何一个熟悉占星学的精确度与有效性的人,都无法否认本命盘(natal birthchart)确实能揭露一个人的主要生命模式:潜能、才华、执著的焦点、难题以及主要的心智特质,若是能接受这个观点,那么本命盘很显然透露出了一个人现世定业的蓝图或X光片。我在我的著作《占星、心理学与四元素》(astrology,psychlogy,and the four elements)里面,曾详细说明星盘可以视为一个人的能量模式的蓝图,而这些能量会同时在各个次元里显现出来:身体,心智、情绪及灵性次元,同时也跟地、水、火、风四火元素有关。然而“藏业”却不显示在本命盘里,因为它们不会完全分发给这一世。同样的,今生所造之业也不会显示出来,因为我们似乎还保有某种程度的自由意志,即使很有限,但还是能决定我们在这一世将造作出什么样的业。虽然真相就是如此,可我并不想让读者留下“一切都是命定”的印象,好像我们对自己的业力是束手无策的,无法以正确的方式来改变我们的人生。其实情况恰好相反,虽然本命盘显示出了我们的业力,并因而阻碍了我们的自由,造成了我们的束缚,但本命盘仍然可以让我们认清生命的哪个领域需要被转化,或者我们目前的表达模式有哪些需要改变。就像艾德格·凯西在他的灵命解读中所说的“心即是建构者”,我们的心驻留在何处,我们就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我们能以细腻的方式改变自己的态度及思维模式,或者经常能借由静坐来联结高层意识,不只是拥有并且能活出生命力,那么或许就可以从束缚中解脱出来,和字宙的律动调成一致。如同如20世纪最伟大的占星学家丹恩鲁.依尔所强调的,发生在人身上的事件本身,远不及人对事件的反应来得重要。这句话总结了我们在面对业力时的心灵与心理发展的可能性。换句话说,我们对经验所抱持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要素。我们的态度本身就能决定在面对困境时将会受苦,或者将学会生命要教给我们的功课。

因此本命盘能显示出我们的心智模式或过往的制约,亦即梅尔.巴巴所指的内心的“印记”。本命盘显示的就是我们过往的思想与行为所造成的现世业果。这些老旧的、根深蒂固的模式是极不容易改变的,只是运用显得有点老派的意志力,毫无疑问地将无法改变那些强而有力的式。这些模式也不可能借由时髦的“新时代”心理治疗术语或是膨胀自我的流行哲学——“我创造我的实相;我终于明白是我一直在让自己受苦;我现在已经能掌握我的人生了”——而轻易地改变。人类的心灵演化过程比这些观念要精微多了。当我们面临非常严重的挑战时,这些老旧的,单凭意志力便能解决问题的方式,一定会遭到瓦解,而企图合理化自己的冲突及灵性危机,也只能暂时遏阻生命的洪流,紧接着这股能量就会像奔放的急流一般无法控制地倾泻出来,而这只会赤裸裸地揭露肤浅的假灵修之中的逃避倾向。业力模式是既真实又强烈的,这些习性不可能靠着一些鼓舞士气的积极思考就在一夜之间消褪,这些生命驱力必须被认清被接纳,而且要充分地加以关注才行。

自我认识与自我了悟乃是证人神性的必要前奏,但是在前面的阶段里,一个追寻真理或追求更高形式的占星学的学生,经常会因为洞察到自己的诸多负面特质、情绪及习惯模式而感到挫败。当一个人发展到这个阶段时,身为他的辅导者或引领者的占星师或其他角色,就势必得付出更多的关怀了。咨商者此刻应该为对方详加解释:门只要打开一道小小的缝,就会有一束光射进黑暗的屋子里,这时空气中所有的尘埃和脏东西都会显现出来。换句话说,当你在自我认识的道路上跨出第一步时——也许是占星学或其他能带来启发的方式——你很快就会发展出一种对自己、对命运以及对本命盘的负面态度。同时我们还要进一步地说明,当那道光变得越来越明亮时,做学生的就更容易察觉自己的缺点、弱点或负面特质,但那份觉知是应该被欣然接受的,因为它显示出了更深的自我认识与更明确的发展阶段。辅导者应该鼓励学生善用这份洞见来采取富有建设性的行动,从而转化个人的人生,不再为自己的恐惧和焦虑找借口。同时老师还要更进一步地为学生们指出,当自我认识的程度提升时,业力往往会显现于更精微的次元。因为她或他现在已经敞开心门来认识自己,于是就不再需要靠外在的戏剧化事件或冲击,让自己从心灵的沉睡或昏睡状态里觉醒过来。如同荣格所指出的:

心理学的法则告诉我们说,若是无法察觉内在的情境,它们就会彀射出来变成外在的命运,也就是说,一个人若是无法觉知到内在的冲突,那么外在世界就会逼不得巳将那份冲突“演示”出来,而且会撕裂成两极对立的情况。(aion,P.71)

因此下面这个说'挂应该是很保险的,那就是,致力于自我成长与自我认识不但能帮助一个人变得整全、快乐及清明,而且采取这样的行动往往能克服前期的困惑与挫败,开始在每个当下减轻心中的痛苦。

我们会发现我们都受到了某些业力的影响,但过去曾经种下的种子终将会变成我们的收获。占星学可以提供我们一个蓝图,让我们认清我们的执着、问题、才华与心智倾向,并且能提供我们一条道路—一让我们跨出成长的第一步——来了解我们的特定业力是什么,同时能帮助我们而对这些内在与外在的挑战,使我们得到一种对业力的洞见来超越它们的影响。艾德格凯西“灵命解读”的#5124-L-1,很明确地阐述了本命盘的确能反映过去世的业力:

从一个人诞生的时辰,可以发现其本命盘的行星坐落的星座和宇宙之间的紧密关系,因为人就是上主造出来的创造伙伴。这些行星坐落的位置显示出一个人将如何完成上主在地球所行使的计划。在人世的这段期间里,人被赋干了一个进入物质世界的机会,但这些行星井不能显示一个人是善良的或邪恶的。

因此,本命盘所彰显的乃是过去世的力量到底是被误用了,还是充分发挥了它的创造性。如果我们接受了这个有关个人心智与意志力的概念,就必须为我们本命盘的定数、命运及问题负起责任。从某个关键性的角度来看,整张本命盘除了彰显出业力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了。本命盘里的每一个象征符号都可以被假设成我们过去世的行为、成就及欲望的业果;譬如土星一向被称为业力之王,不过这个假设也的确太简化了些。占星学可以称作是不折不扣的“业力科学”——一种认清责任和接纳它的方式。

本命盘的特定要素

在解析本命盘的过程里,任何一种元索都可以被看成是业力的象征,不过有某些特定的要素必须格外加以留意。这些要素在本书的后几章里将会详细地讨论,但概要的说明必须在这里先提出来。

土星

在许多占星家的眼中,被称为“业力之王”的土星代表的就是个人生命里的主要业力课题。土星之所以被称为“业力之王”,并不是因为它是个人星盘里唯一象征业力的元素,而是土星的位置和相位揭露了我们最特殊最具体的考验,以及我们时常会经历到的痛苦与挫折。由于一般人经常把业力看成是负向的、不易处理的问题,所以土星带来的考验也被许多人视为一种“业”的作用力,不过当然这只是一种过于简化的粗糙观点,同时也曲解了业力真正的意义。比较正确的说法或许是:本命盘中的土星(以及0度、90度、180度相位)代表着我们最“困难”的业报。这些困难的土星相位揭示了被固化的习性模式,而这些固着的行为与思想往往会阻碍创造力的流动。因为这些相位揭露了过去世曾经被误用的才华或权力,所以此生必须将其导入更具建设性的正轨,亦即从根本上修正我们的态度和处理方式。这些相位(也包括150度、45度及30度在内)会造成内在的紧张而激发出巨大的能量;我们可以利用这些能量发展出更高的觉知和创造力。土星是形式与结构的行星,我们会发现与土星成紧密相位的行星,往往能带来新的表达形式(参照第五章有关土星的探讨)。

但土星并非本命盘中唯一象征障碍的指标,几乎所有被过度强化、缺乏能量或特别紧张的相位——不论涉及的是什么行星——都是必须成长与发展的部分。占星学最重要的观念就是生命的发展是带着目的性的,我们面临的各种难题背后都埋藏着正向理由。杰出灵媒亚瑟.福特(Artllur Ford)曾经说过:

肉体的障碍越大,灵魂越有机会偿还宿债,而得以更快速地达成心灵上的成长。如果能以乐受的态度来克服肉体上的障碍,那么此人的心灵成长甚至会超越拥有一切世俗福报之人;其报偿不是物质形式而是心灵的拓展。在这一世里克服的障碍趟多,灵魂回返物质世界磨炼性格的次数就越少。(form a world beyond by ruth montgoemry,p.45))

相位与元素

有关相位(aspects)的议题将留待第六章详细讨论,现在我们只大咯提及几个重点。从业力的角度来诠释本命盘,所有的90度与180度相位都显示出必须调整的复杂性格,而且要发展出党知力来包容这些相互歧异的生命态度[1]( [1]我觉得人之所以会以“不同的方式面对人生”,或许可以合理地假设为多生多世以来曾经有过不同的经验。举例而言,如果一个人在某一世被训练成战士,另一世又当过传统的家庭主妇和母亲,那么这一世就可能出现牡羊座与巨蟹座的90度角。此人感受到的内在张力,很可能源自于过去世在自我表现方式上的差异。)。90度相位通常存有相互矛盾的目的性,井且会干扰彼此的表现,因此必须使其中的力量变得和谐,不过通常得花上多年的时间,才能缓慢地发展出新的行为模式以及更深的自我认识。180度相位则代表虽相反却能互补的情况,而且会在与人互动时立即感受到这一点。这种对立相位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他人的渴求、期待与观点,但只有发展出对其中所涉及的力量与驱力的觉知,才能达成上述的和谐性。荣格在他炼金术的研究里经常引用古老的炼金格言:tertium on datur,意思是第三种元素(单凭它就能解决个人冲突与对立问题)并没有被赋予。荣格进一步地解释说,冲突一向无法在其固有的层次得到解决,必须提升到更高的层次与视野才行。因此,90度与180度相位虽显示出最紧张的牵制力量,但也是最有成长潜力的领域,所以应该欢喜地接受此一事实。

另一个与紧张相位有关的要素,就是我一直在注意的四元素;你可以在其中发觉张力最大的行星是哪几个。由于紧张相位通常被视为必须调整和建立崭新处理方式的性格特质,所以涉及其中的任何一个行星(尤其是个人行星)不但得根据其本质和基本原理来检视,同时也要根据那个星座的元素来加以观察。我在《占星、心理学与四元素》一书中曾详细说明过四元素的议题:四元素揭露了个人可以立即体认到的能量水平和生命面向,而任何一个星座的元素如果包含一或多个张力过高的行星,就代表生命的那个面向必须加以调整及粹炼。行星坐落的星座元素往往显示出最强烈的执著与渴望、此生最重要的目的,以及哪一个领域会在此生继续带来必须被转化的困扰。此外一个人本命盘里的某个星座如果呈现合相或星群(stellium)的情况,那么它们就会跟另一个行星或数个行星形成紧张相位,而且这个星座的元素也必定彰显出此人必须处理的生命面向——可能需要更和谐、更正向地表达那股能量,或是把其中强烈而粗糙的执著倾向琢磨得细致一些。

某些实例或许能厘清最后这个观点。如果被强化的行星是落在水象星座,那么此人就必须琢磨其情绪以及情绪的表达方式,亦即此人可能在今生过度粗糙或冲动地表达他或她的情绪。某种程度的情绪管理(不是抑制)或许是必要的,如此才能带来转化这股能量的内在驱力。此人的本能反应也许是过度压抑或掌控性过高,因此必须学习以建设性的方式来运用其情绪能量,井且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受外界负面能量的影响,但又不至于封闭住自己的生命之水。此人可能会太执著于情绪上的满足而将其置于一切事物之上。

如果被强化的行星或相位是落在火象星座,那么此人就必须学会控制其自我中心倾向与冲动的行为模式,并发展出爱、敏感度与耐性。细致而节约地运用这股激烈的能量,将会比反抗或夸大自我更富有创造性。此人必须学会活在当下,发展出臣服于更高意志或神圣力量的谦冲胸怀。火象星座被强调也可能意味着必须学习接纳,承认自己的弱点与更深的需求,在痛苦时懂得求助。火象人通常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内在需求。这种倾向伴随着执著于外在行动的生命态度,经常会阻碍他们当下立即觉知到内在的活动。

如果被强化的行星是落在风象星座,那么此人就必须学会管理自己的思维以及对别人表达意见时的态度。幻想、心智上的逃避倾向、对未来不必要的投射、不实际的计划以及把事情合理化的习惯,到目前为止或许已经达成了任务,因此必须重建这整个生命领域,并试着去了解心智可以是非常好的仆人,却是很糟的主人。此人可能太执著于理性知识、聪明的点子、“科学”的论据以及符合规则的概念。他或她应该记住的是,饱学之人如果无法将知识运用在现前的经验上,就等于骡子驮了一整背的书一样。知识很可能变成一种负担,而人的心智也可能变成对“知识”有无尽渴求的怪兽。

如果被强化的行星是落在土象星座,就可能过于执著感宫享受,世俗价值、舒适的生活、名望、财物及世智辩聪。此人毫无疑问地必须探索什么能为其带来最恒久最真实的满足。觉察目前的生存需求(金钱、食物、居所等等),可以令她或他选择更深刻更具有启发性的活动,而非不断地试图建立安全感——随时会被摧毁——来弥补生活中缺乏喜悦与活力这个事实。土象星座过于被强化的人可能倾向于“实际”的思想和生活方式,而从不允许生活里出现更富有超越性的思想及活动。

某位心灵导师曾经说过:“业力就是执著。”因此本命盘,尤其是被过于强化的那些部分,往往能显示出我们的执著或业力。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人的星盘及生命特质,将会产生全新的了解和认识,这么一来,对本命盘的特质作出“好”“坏”的评断、批判或错误的分辨,就会因此而捎融掉。本命盘、相位或人都不能以好坏来论断,因为我们都是这场宇宙大戏的一部分;在这个物质次元里我们都被卷入了自己的业网中。此观点一旦被认清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要如何才能脱离这些已经涉入的业力和受制的存在模式呢?我们从许多大师的心灵教诲之中得到的一致看法都是,无论你多么渴望、愿意或期待解脱,成效都不会太明显。只有执著于一个更好的东西才能使人摆脱旧有的模式。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乞丐手里只有三分钱,而这些钱居然也掉了,那么这名乞丐一定会匆忙地去找他仅有的这些钱。但如果在他掉钱时突然看见路上有张五元钞票,他一定不会管原先的钱而赶紧去追那张钞票了。因此,光是厌倦老旧的自我、老旧的存在模式、长期的内在冲突是不够的。由于过往的习性会一直拖住我们不放,而我们也觉得脱离这些习性模式太远是很不安全的事,所以必须找到某种强而有力的东西来摆脱掉这些业力倾向。唯一真正有效而无限制的力量,就是某种形式的灵性力量,在这一点上,我想要让读者自己去找出合适的灵修方式。不论我们选择的道路是什么,有一则圣经格言永远可以为我们带来不变的信心:“你们找,必然找着;你们敲,必然为你们打开。”

代表“业力”的星座

现在必须探讨十二星座里哪几个的特质与业力或转化有关。许多优质的占星著作皆阐明过每一个星座必须学习和发展的态度[1]( [1]尤其是丹恩·鲁依尔的《占里三联图》(astrological triptych)与《占星学之星座》(astrological signs),依莎贝尔.佩冈(Isabel pagan)的《黄道十二宫的解析》(signs of the zodiac analyzed),琼.哈吉森(Joan hodgson)《从黄道看转世>(reincarnation through the zodiac),都是能深入分析星座意义的好书。),不过我还是要提出以下三个星座的某些业力面向:处女座、双鱼座及天蝎座。在十二星座之中,这三个星座很显然与业力带来的危机有关。

处女座与双鱼座被强化的人(不只是太阳,也包含这两个星座的能量被过度强化的其他行星和相位),似乎必须负起超越其能力的重担,包括肉体上的艰苦工作和责任(处女座),以及情绪上的困惑与扰动(双鱼座)。

原因是这些星座象征着自我发展上的关键阶段。发展和演化到这个阶段的人已经不能不面对过往的行为和态度的果报了(双鱼座代表的是生命一整个循环的截止,处女座代表的则是收成),因为这两个星座都象征着净化、为下一步的发展做准备。处女座要处理的是自我的净化,同时要了解明显行为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此外天蝎座也是特别与业力攸关的星座。人发展到这个阶段必须学习诚实地面对她或他真实的欲望是什么,也必须了解它们背后的驱力是什么,因此星盘里有强烈天蝎倾向的人,往往会被神秘学、玄学、经验中的禁忌以及死亡的奥秘所吸引。这些人会意识到他们生命最负面的面向,由于他们深知自己的动机是如此不可信任、如此无情,所以他们自然会怀疑别人的动机,缺乏对别人的信赖。天蝎座象征的是死亡与再生,星盘里有强烈天蝎倾向的人时常会挣扎在老旧的执著与深切的重生渴望之间。

水象宫位

所谓的水象宫位(四、八、十二宫),一向被称为“灵魂的三位一体”或是“精神的三位一体”,它们组台成了与个人业报攸关的另一种要素[1]( [1]请参照《占星、心理学与四元素》中的第十六章,“元素与宫位”。)。虽然十二宫在传统占星学里被称为“业债宫”,但“所有”的业都是令我们桎梏于物质次元和有限意识的债务,而所有的水象宫位皆与过去有关,均显示出已经形成情绪直觉反应的制约力,也就是业力。从某个层面来看,这些宫位与灵魂最深的渴望息息相关,而这些渴望在本质上有一部分是觉察不到的。水象宫位的周期循环显示出借由吸收消化旧有的要素、放弃无用的残渣,来获得更高的觉知。情绪上的废物与耗尽的情绪化行为模式必须先清除掉,灵魂才能清晰地展现自己。

水象宫位被强化的人通常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且很难被了解(尤其是太阳落在这些宫位里)。他们有一大半的能量是在潜意识层次运作的;他们的动机有一大半是被非理性、无法解释、令人不知所措的细微因素所左右。他们敏感的反应往往无法逆料,你永远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会激起他们的老旧回忆、昔日的创伤,或者激化了他们某个恼人的心结。因此这些水象宫位提醒我们要摆脱萦怀的记忆,获得心灵上的宁静,让过往经验造成的恐惧浮现出来,然后充分意识到这些感受。

李察.艾德曼(Richard ideman)这位占星家首创以心理学词汇建构出占星学概念,他曾经表示水象宫位象征的是不同形式的恐惧:四宫代表对回归无助童年的恐惧,八宫代表对社会禁忌的恐惧,十二宫则代表对失序及不和谐的恐惧。然而这些恐惧到底源自何处呢?很显然是源自于过往的经验——可能是过去世的制约、特定的训练、特定的创伤经验或惊吓。因此行星落在水象宫位往往会展现出业力模式、偏颇的情绪、无法被意识到的动机和恐惧。它们就像鬼魂一样仍然在作祟,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是无法被觉知到的,所以会在暗中破坏显意识的发展方向。这些能量或驱力正等着我们的努力来获得更新;除非我们诚实地面对它们,借着勇敢的行动来释放掉它们,否则是永无宁目的。

水象宫位的行星显示出精微或无意识层面里发生的事;它们揭示了此生的某些深刻经验的源头——虽然是源自于过去世,却仍然活跃着,而且构成了此生主要的生命能量。只要我们对这些而向不知不觉,那么水象宫位的行星所形成的精神作用力,就无法变成创造力或清醒的指令。这些部分一旦被我们觉知到,就能带来巨大的活力。水象宫位里的行星会透露出带着转化性、压倒性或是被忽略的生命要素。自我意识经常会卡在受制的表达模式里,因此周期性地面临一些源自内心深处的挑战,是应该被欢喜接受的事。这样的经验可以为我们带来重生。显现在水象宫位里的经验所导致的自我消解、失序、自我迷失或人格的彻底消融,往往能激发一个人的洞见和心灵上的启悟。一个人的水象宫位若是被强化,就代表其中的元素必须被“再度体认”(请注意,“再度体认”指的是目前已经遗忘或无法察觉、但必须重新加以认识的元素)。这些宫位里的行星呈现出的紧张相位会带来许多负面情绪,若是能清醒地察觉它们所象征的生命驱力,就能够加以改善,因此古人才会把行星视为值得崇敬的“神祗”(一种宇宙势力)。他们认为人如果轻忽了这些宇宙势力,必定会遭到“天谴”。

接下来我们要把这几个水象宫位的意义大致说明一下。

·第四宫

第四宫透露的是跟今生的原生家庭、家,内在主权、家居生活的安宁以及安全感相关的种种因素。它攸关我们的童年经验,使我们了解自己与父母或成长过程中影响我们至深之人的业力关系是什么。第四宫也代表我们对宁静的渴望,渴望一个能够被保护被滋养的环境。第四宫被强化的人不但需要这样的环境,而且他们本身也倾向于保护和滋养别人(请注意,四宫如果有天王星或火星,比较显示不出这个领域里的宁静或祥和)。四宫被强化的人经常会寻求隐密的生活方式,或者会从父母关系带来的情绪波动中抽离出来,也许是与他们保持距离,或者更细腻地跟这些对父母的感觉妥协。

·第八宫

第八宫同样也显示出对私密性的需求,不过此人通常不易亲近,也不易了解。与四宫型的人相左的是此人不但想获得隐私权,同时还渴望权力。她或他很想对世界产生影响力,又希望能拥有隐私权;这股动机非常强烈,而且会驱使此人追求与其业力相关的各种目标。八宫也代表过去世的某种局限,这股业力有时可阻被察觉到,但仍然是一股源自无意识底端的强大情绪能量,而且是以直觉形式在运作的。

八宫里的行星透露出情绪上的冲动倾向,我们可能会试图控制它们,不过通常会将其隐藏在内心深处。虽然冥王星、天蝎座或八宫被强化的人经常想消除这些冲动,但光凭意志力是无法办到的;这些冲动只能借由当下的自我转化来加以超越和更新。光凭压抑和自我控制,永远无法有效地对治八宫的行星带来的生命议题。此人必须涉入与他人的关系,不时地冒一点风险,才能让其中的能量自由地流动,同时让最深的感觉和驱力浮现到表面。因此八宫可以说攸关多生多世的性经验、亲密关系上的价值观以及对别人的影响所涉及的贵任。八宫也代表向往安宁的心境,这份安宁感能帮助此人释放长久以来的情绪和本能冲动所导致的压力。当然,这份安宁与满足感与灵魂追求的终极保障和救赎是息息相关的,但只有从欲望和任性的冲动倾向中解脱出来,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可惜八宫被强化的人很少能领悟他们最深渴望的本质是什么,他们通常会企图满足情绪上的需求——金钱、性、世俗权力、玄学知识等等——来建立内心的安宁。其实他们真正应该超越的是情绪对他们的掌控,如此才能体认宁静只是自我转化和心灵净化的副产品。

·第十二宫

十二宫透露的则是完全在我们掌控之外的一些影响力。她或他终有一天会发现,借由一般的世俗活动根本无法满足这些内心最深的渴望,但这份体认往往得经由多年的痛苦才能发展出来。十二宫之中仍然带着八宫的那种对宁静的渴求,但另外还有一份对灵魂终极解脱的需求。十二宫里的行星象征着一股压倒性的能量,只有将这股能量导向更高的自我认识、众生一体的证悟以及更无私的服务和奉献,才能有效地处理它。十二宫要消化的乃是生命各个面向的经验,尤其是对其他众生的一份责任。借由某种形式的奉献、灵性修持或无私的服务,此人才能从过去世的业报和伴随而来的心理印记中解脱出来。全方位地与过去世的经验联结,也能为此人带来艺术创作上的无尽想象,以及对众生之苦乐的一份深刻的了解与同理心。八宫与十二宫都跟玄学、形而上学及修行有关,也跟深刻的痛苦与再生、对当下的心理及精神真相的觉察有关。八宫和十二宫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八宫里的行星议题必须在当下立即面对并加以转化,十二宫里的行星议题则可以被超越。前者可能得透过当下所涉及的关系来觉察老旧的倾向,后者却能屹立于问题之上。

·落在水象宫住的行星

我们可以从从上的说法得知水象宫位对存在的精微次元有很大的影响,然而它们的影响力并不容易解释,也不很显著。就我的经验来看,本命盘中的四、八、十二宫是最难以说明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些能量是从哪个次元显现出来的。举例而言,土星如果落在这些水象宫位里,就会显现出深沉的僵固倾向,一种无法被意识到的情感表达上的抗拒性。某些个案有时也会出现一种退缩的本质,明显的恐惧,或是罪疚感、负担及膊绪上的沉重压力。不过这类人往往会对无意识里的驱力或玄学有甚深的了解,譬如弗洛伊德、占星家费雯.罗勃逊(Vivian Robson)以及通神学会的安妮.贝赞特(Annie Bessant),都有土星落在十二宫。

再举几个行星落在水象宫位的例子,或许就能把这个观点阐释得更清楚些。譬如月亮如果落在这些宫位里,那么此人的安全感或情绪上的支撑感就会比较含糊,或是无法被意识到。他们经常需要一种秩序来强化他们的安全感,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占星师都有月亮落在这些宫位的理由,他们似乎能够从这项研究里发现一种秩序和支持的力量。如果水星落在水象宫位里,那么此人的心智运作模式就会比较倾向于直觉而非逻辑思考。他们的观点和沟通经常显得含糊不清,有时又极为细腻而敏锐。他们的心智会自然倾向于深度思考——偶尔会出现过度思考——或者往往有玄学才华、感应力或灵性上的研究及写作能力。如果火星落在这些宫位里,那么此人可能会被无法掌控的力量所驱使,其目标也无法轻易地加以定义。这股驱力有点像着了魔似的,譬如梵谷就有火星落在十二宫;或者此人会把他的热情导向解决别人的困难以及对抗自己的负面倾向,甚至会过度严苛地对待自已。不过无可否认,火星落人水象宫位在自我发展上确实会带来有效的激励。

金星落在水象宫位则代表无法在表面的活动或关系里得到满足。这种倾向会导致此人向内探索,或者会利用灵性上的追求来满足情感的需求。如果木星落在这些宫位里,那么此人在精神上的需求只能借由更深的生命驱力来达成。他通常会有慷慨的心胸,可以帮助他度过艰难时期,并且能在一切都显得很萧瑟时仍然保有良好的士气。外行星如果落在水象宫位则代表敏锐而显著的直觉力,或是具有活跃的无意识能量。

简而言之,落在水象宫位的行星通常代表比较难以满足或不易体察到的深层需求,因此只有借着深切的内在体悟方能得到满足。其实落在任何一个水象宫位的行星都可以被解释成个人本质的某个面向,或是生命经验的某个向度,而且只能通过内在的追寻来得到满足。换句话说,这个人必须变成真理的追寻者或内在次元的探索者。在他对内心活动没有足够了解之前,是无法满足心底的那份渴望的。如果此人在灵性上尚未臻于成熟,或者还没采取实际行动去认识和面对内心的动机与本质,那么这些落在水象宫位的行星就可能带来很大的麻烦。她或他一旦觉知到这些渴望背后的目的,并了解了这种暂时性的挫败和渴求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便往往会经验到意识上必要的转化。

月亮

一个人此生的人格乃是奠基于过去世的基础之上的。因为四宫坐落于本命盘的底端且构成了我们整个人格的基础,所以月亮按传统的说法也掌管巨蟹座及四宫——象征着我们对自己最深的一份感觉。心理学家所谓的“自我意象”与月亮的性能十分类似,但月亮象征的自我意象通常无法被充分意识到,它只能含糊地指出我们的真相。传统上,占星家总是把月亮和过去连在一块儿,包括此生的童年环境以及跟父母的关系(尤其是母亲),或是根据轮回转世的观点而提出更宽广的解释。许多占星学著作都阐明月亮代表的是过去,太阳显示的是现在的方向,上升星座则指出未来的发展方向。就大部分的情况来看,这样的说法可能是正确的,不过一切的发生皆汇集干当下,而每一个当下都会影响我们的态度、行动和发展方向。我们如何感觉自己以及什么是令我们最舒服的表达方式(月亮),都会对我们目前的生活模式产生巨大影响。

月亮代表的是过去的经验和行为模式残留下来的一种意象,因为我们对其很熟悉,所以通常感到很自在。换句话说,月亮象征——尤其要考虑其星座的位置——特定的心智与情感的业力模式,它可能会抑制或帮助我们表达自己,也可能影响到我们适应外在世界的能力。如果月亮的相位是和谐的,就代表源于过去的自发反应模式能帮助此人适应社会、生活以及其自我表现;如果月亮的相位呈现出紧张的能量,就代表此人无法自在地适应生活或负面的自我意象,而这种情绪上的倾向是必须革除的。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月亮象征的自发反应和情绪模式在童年时会特别明显,因为那时人的行为比较单纯而不受压制。因此,月亮的星座和相位对一个人的童年有最显著的影响,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老旧的模式就可能逐渐被革除,即使本命盘里的月亮相位显示出某些情绪障碍也一样。我指的并不是月亮星座不再有任何重要性,因为它永远象征着一个人最根本的存在方式。我想要强调的是,与月亮相位攸关的问题和冲突确实有可能彻底革除,至少可以调整成比较健全的态度。

由于月亮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象征符号,其定义叉十分多样化,因此最妥当的解释方式就是做个纲要:

一、月亮象征一个人与大众互动时反映出的自我。月亮呈现紧张相住代表的是此人无法和谐地展现自己,以便别人以正向态度做回应。月亮呈现和谐相位,则显示此人与大众互动时有能力和谐地展现自己,而且能够知道大众的喜好是什么(换句话说,一个人若是能以直觉正确地回应别人,别人就会以正向方式回应他)。因此月亮呈和谐相代表我们能够在那个领域自然地投射出自己,以得到良好的回应。

二、月亮呈紧张相位代表错误的自我意象。奠基于老旧模式和身份感的自我意象,已经不再能正确地描绘此人日前的真实本质。这种错误的自我意象经常反射成下列行为:过度敏感,以错误方式看待事物,为琐碎小事而过度反应,以无法展现内在本质和真实人格的方式修饰自己,或是过度自我防卫。

三、本命盘月亮坐落的言位,显示出我们必额在那个领域里得到更多的回响,如此才能更客观地看待自己,发展出内在的祥和感。

四、月亮的星座往往彰显出自我防卫的方式。譬如月亮落在火象星座会有愤怒的反应;月亮落在风象星座会有理性思考、争辩或议论的反应;月亮落在水象星座会产生退缩倾向或轻易流露出情绪;月亮落在土象星座则比较有耐力。

五、月亮星座也象征着自然产生的表达模式,以及令我们感到安全的行为模式,因为月亮的星座代表舒适自在的旧模式(除非相位太紧张)。举例而言,月亮落摩羯座往往会在老成持重的行为里找到安全感;月亮落金牛座通常会在粗俗纯朴的行为里找到安全感,月亮落狮子座则会在戏剧化的展现或受人瞩目的行为里找到安全感。

六、由于月亮代表某种存在模式的表现动力,而这股冲动是很自然又私密的,因此月亮星座也代表你必须表现出来的某种东西,如此才能对自己产生美好的感觉。如同格兰特.路易(grant lewi)所言,月亮确实显示出“内心最深的渴望”,月亮的相位则显示出一个人表达这种存在模式的自在度,以及获得幸福的能力。

七、月亮星座象征太阳能量的运用及其目的,因此太阳与月亮呈和谐相、、次和谐相或合相(或者太阳和月亮的元素相配),都代表稳定的力量和创造潜能,因为太阳的能量可以轻易借由实际的方式展现出来。

从以上的论述我们应该很清楚地得知月亮的星座、宫位及相位在本命盘中如何揭示业力讯息。本命盘的其他元素可能都不及月亮这么直接地衔接过去世的行为和模式,但我们还是不宜过度简化地说:“你的月亮落狮子座,所以你在过去世是一名演员。”这样的诠释或许偶尔能生效,但通常设有任何建设性,而且会带给案主一种印象,好像占星师只会以耸动的方式引人注目罢了。真正的重点是月亮所象征的此生需求究竟是什么。如果想从业力的观点建设性地诠释本命盘,就必须为案主阐明可能感受到却无法认同或认清的内在动机与压力。

总结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达成内在的和谐性,而且也都有机会接纳其他人,即使在人格层次上我们与对方并不相融。重点是我们该要求自己与所有的人或经验都和谐共处吗?我们能不能演化出一种成熟而抽离的意识,来帮助我们观察自己在这出宇宙大戏里扮演的角色?我们能不能对自己的冲突、复杂性与反复无常一笑置之?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信任宇宙基本上是和谐的,而所有的纷扰皆源自于我们狭窄的视野?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决定我们能面对自己的业报到什么程度,以及目前我们正在制造出什么样的业力[1]。([1]宽容与豁达的品质可以被看成是木星的影响,有了这些品质才能面对人生的起伏以及业力带来的幽暗经验。这些宏大的视野与接纳的志度确实能带来很大的帮助。不过本书对这点着墨并不多,因此读者或许可以参照我的另外两本书里对木星的探讨:《占星学在职业上的应用》(The Practice&Profession of astrology)第157页,以及史蒂芬.阿若优的《星盘解析手册》(Stephen Arroyo's chart interpretation handbook)第77页。)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

  1. 占卜与命运

    占卜与命运 占卜是一项很累的工作,不可求一天就能成为其中的高手,要真正成为大师,...

  2. 关于学习占星的几点看法送给小朋友们

    关于学习占星的几点看法送给小朋友们 ...

搜索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赞助占星网

赞助

占星心理治愈

占星心理治愈

网站服务

占星软件

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本站提供各种理解这些宝石的工具,包括astrolog32 zet7 zet8 zet9 Jyotish Tools 等;

收费算命

解读星盘是一件奇妙而有启发性的经验,透过解读,当事者可以全然的接纳自己,可以打开通往无限机会的大门,预先为自己痛苦的情绪找到转化成正面思考的动力,找到乐观的经验或信念。

占星教学

西方现代占星学是一门人文科学,可以提高个人对于自我潜能的意识,创造更加充实的人生。,认识自己的出生星图,将让你终身受益。

占星资料

Astrological Data. 时不时的会陆续整理更新,各种现代、古典、印度、希腊等各种流派占星资料。无论怎样,资料永远只是参考并非绝对的答案,请根据个人命盘融汇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