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网
12SIGN

We are written in the stars

当前位置: 占星网 > 运势推测 > 大运系统 >

希腊占星 | 行星时、行星日、行星月和行星年

希腊占星 | 行星时、行星日、行星月和行星年

Planetary Days and Hours

行星时和行星日

一周七天

为什么水星日(星期三)紧跟着是木星日(星期四),而非是像(迦勒底)星体秩序(土星、木星、火星、太阳金星、水星、月亮)那样紧跟着的是月亮日呢?这其中关键在于行星时(星体时辰)。行星时是希腊占星的一部分。它们的用法Vettius Valens(公元2世纪)提倡过,并且在他的著作中有些非常有趣的东西。

季节时(Seasonal Hours)

一周七天的顺序与希腊惯例有关,即把一天24小时按顺序置于每一个星体的掌管之下。古埃及人和巴比伦人将一天划分为24小时,但是根据昼夜的长短而定。他们把日出到日落的时间分成12个相等的小时,再把日落到日出的时间分成另外12个相等的小时。这些时间称为季节性小时,因为它们的长度取决于给定的季节(夏季白天时间较长,冬季白天时间较短)。

星体的引入

至于是谁先开始把小时/时辰置于行星的主宰之下还存在争议。罗格斯大学社会学教授伊维塔·泽鲁巴韦尔在他的《周历史》一书中断言,直到希腊化时期,才开始出现这种惯例。他推测的时间大约是在公元前2世纪,将行星时的出现与安蒂基西拉机器和星相学[本命占星学]的起源大致放在同一时期。

“然而,虽然占星术起源于迦勒底是无可争议的,但没有证据表明在美索不达米亚曾经存在一个真正的占星学七天-周期。行星理论很可能是在公元前500年左右发展起来的,而巴比伦最早的占星术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9年,在希腊化之前的占星术中,还没有一个特定的日子被指定为‘月亮之日’或‘金星之日’。” (Zerubavel, 1989, p. 14)

确定行星日

行星时系统给行星日和一周七天提供了基础。根据英国古典学者Leofranc Holford-Strevens的说法,“我们所知道的‘周/星期’是两个不同周期概念的融合:行星周,最初从周六开始,源自希腊占星术,犹太基督教周,从周日开始。”(p. 64).

其中7个行星在24个小时中循环。这意味着所有的7个行星循环3次剩下3小时(3*7=21;24-21=3)。因此,第25个小时,或者第二天的第1个小时,将从第4个行星开始。水星日(星期三)的第22、23和24个小时分别是水星时、月亮时和土星时。第二天的第一个小时是木星时(星期四),紧跟在土星之后。

这样的话,你可以从起算点跳过两个行星得到第二天。比如,今天是木星日(星期四),那么跳过火星和太阳,第二天就是金星日(星期五)。

七芒星

星期-七芒星图

七芒星,一个七角星,曾被用来帮助记忆一周七天的顺序。这些行星以顺时针的“迦勒底”顺序排列。顺时针方向沿着内线走,就会得到一周七天的顺序。

“古人用来跟踪记录与行星神有关的时辰和日子的正确名称的一种简单的装置。他们使用一个七角形,每个顶点都以适当的顺序标记了行星的名字。考古学家在发掘庞贝城的时候发现了这些轮子中的一个,它们像涂鸦一样画在墙上。”(Duncan, 1998, p. 58)

周/星期的采用

在君士坦丁时期之前,一周七天对罗马人来说相当陌生。它在奥古斯都(公元1世纪)时期就为人所知,但罗马人喜欢用其它系统来记录日期。公元4世纪初,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统治罗马,他的母亲是基督徒。他最著名的事迹是结束了对基督徒的迫害,使基督教合法化,召开了第一次尼西亚会议,并在临终前皈依基督教。他对历法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他采用了基督教的七天一周以及希腊占星术的命名惯例。

君士坦丁也把太阳日(星期天)定为索利斯日(Solis),作为休息和礼拜的日子。这种变化可能会让一些罗马犹太人甚至是一些基督徒感到不安,因为安息日是一周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星期六。然而,基督徒认为耶稣在第六天(星期五)被钉在十字架上,第三天(星期日)复活,所以一周的第一天(我们所说的星期天)成为他们的圣日。人们认为,君士坦丁这样设置太阳日,也是为了讨好包括密特拉教在内的许多帝国的太阳崇拜者。

一周七天的命名

在许多欧洲国家,一周七天的名称直接来自罗马时期对应的行星。然而,英国人抵制这种七天架构,直到5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征服使得他们接受了罗马习俗,但有一个转折。他们把自己对应的日耳曼(挪威)神插在罗马神的位置上,以代替一周中的四天。星期二以战神Tiw的名字命名(按照一些人的说法),与火星相对应。星期三是以智慧和诗神Woden的名字命名的,与水星相对应。星期四以雷神Thor的名字命名,Thor是雷电和保护之神,与木星相对应。星期五是以爱神Freya的名字命名的,与金星相对应。

一天始于何时?

是用日出还是日落开始新的一天?这个有点争议。我们的日历日来自罗马人,他们以午夜开始一天。埃及人在日出时开始他们的一天。然而,巴比伦人和古希腊人(包括希腊埃及人)是在日落时分开始他们的一天的。在写这个文章之时,看到维基百科上一篇关于行星时的文章,引用Valens的话来支持日落时分作为新的一天开始,这点需要厘清下。

Valens卷一,章节9P

Valens对行星时的解释有点令人费解,因为他说他将以某个特定日期的夜晚的第一个小时为例。但接着他发现这一天是水星日,它的第一个小时属于水星。我认为这个例子和它假设的解决方案之间的插值给一些读者的印象是Valens在日落时分开始一天的工作。然而,瓦伦接着列举了那一白天的各小时和那一夜晚的各小时,具体来说就是夜晚的第一个小时是太阳时。事实上,其白天第一小时是水星时,而夜晚第一小时是太阳时,这显然意味着一天从日出开始。事实上,在接下来的章节中,Valens又回到了同一例子中,并指出这天是水星日还有那小时是太阳时(参见下面的引用)。认为Valens是使用从日落开始起算一天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

希腊占星中的行星日、行星时、行星年和行星月

有趣的是,Valens像埃及人一样,为了占星的目的用日出时起算一天,但这与希腊人和巴比伦人用日落起算一天的习俗不同。很少有希腊占星师提及行星日、行星时还有它们的占星意义。行星日和行星时的使用在中世纪后期变得更加流行,而且他们也使用日出来起算一天。然而,Valens确实认为这些行星周期在占星学上具有重要意义。他甚至还研究了行星年和行星月。

有关Valens的行星年和行星月

由于埃及月份名称的使用,Valens对行星月和行星年的描述可能会令人困惑。然而,这个原理看着非常简单,跟在行星日中一样。一个月份的第一个行星日的主宰星体就是这个行星月的主宰者。同样,一年中的第一个行星日的主宰者就是行星年的主宰者。换句话说,它们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的,就像一周七天一样。Valens在卷一章节10P中这样阐述。

年和日的推进

2019年1月1日是星期二(火星日),使得这年为火星年和这月为火星月,2018年是月亮年,2017年是太阳年。除了在闰年之后的年,我们每年都会以一周七天的顺序移到下一个行星,这就是为什么2020年将会来到水星年(周三水星日在周二火星日之后)。由于2020年是闰年,2021年将跳过一周中的一天(木星日),直接到金星(即,这年的第一天为星期五)。

之所以按每年一天推进到后面的第二天,是因为364是7的倍数。因此,一年中的第365天和这一年的第一天落在同一个行星上。所以,第二年的第一天将是紧跟前一年的第一天之后的第一天。当有闰年的时候,一年有366天,所以新的一年会跳过一天。

何为亚历山大历?

Valens使用了亚历山大历。什么是亚历山大历?公元前30年,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打败了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他改制埃及从公元前23年8月29日的儒略日开始使用这种新的历法,也就是埃及的新年(Thoth透特月的第一天),日历上有365天,每四年一个闰年366天。亚历山大年由12个每月30天的月份的组成,年末加上5天(闰年6天)。

“这个改革的结果是,修改后的历法的年数与儒略历的年数保持一致。亚历山大历的每一年从8月29日开始,但每四年一次除外,在儒略历闰年前的一年,从8月30日开始。” (Richards, 1998, p. 157)

亚历山大历和埃及历

重要的是要记住Valens使用的是亚历山大历,而不是更早的埃及历,因为他们都使用相同的月份名称。这是因为亚历山大历有闰年,与儒略历同步。尽管托勒密三世(Ptolemy III)在公元前3世纪尽了最大努力将闰年插入埃及历法,但没能成功。

“将修订后的历法与原来的民用埃及历法区分开来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前者称为‘埃及历’,后者称为‘亚历山大历’。” (Richards, 1998, p. 157)

注意,埃及历还有更复杂的阴历,每30天和29天交替出现,但Valens没有用这个历法,因为他使用的月份都是30天。

Valens的做法

亚历山大历的年份很像我们现在用的,365天,每四年有一个闰年。Valens指出,在奥古斯都时代148年后,闰年是36年。148除以4等于37,但第一年不是闰年,所以有36个闰年。请记住,亚历山大历和我们的一样,我们的日历从一周的第二天开始次年,除了闰年后的会跳过一天。

“如果你想知道这年的主星,同理计算。继续以前面例子为例:奥古斯都时代的完整年为148,闰年有36年,加上Thoth月[1日]的1天,总的185天。我将之除以7,得到26,余3,将之<余数3>从太阳日数起,这一年来到火星。”(Valens, Book I, Ch. 10P,Riley trans., 2010, p. 12)

让我们把这条密密麻麻的通道打开。请注意,Valens从纪元第一年的第一天开始,就是来到太阳日的那一天。每一年都会把它推向下一个星体,但每一个闰年都会再把它推向下一个星体。因此,他把闰年的年数加起来,得到184年。当他计算第一年(太阳年)的时候,他也把这年的第一天加到总数(Thoth透特1日)中,得到185。185除以7等于26,余数是3。因此,从星期日,包括星期日本身(星期日,星期一,星期二)我们止于第三天。现年的第一天,也就是星期二,来到火星。

在上面段落之后,Valens指出,在他30天的月份里,他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这个月的所在行星,因为它总是前一个月的第三天(即跳跃式前进)。他正在计算第六个月,已经知道了第一个月(今年的第一个月)(星期二)落在了火星。第一个月到星期二,第二个月到星期四,第三个月到星期六,第四个月到星期一,第五个月到星期三。因此,第六个月(Mechir)开始于一个星期五,落到金星一个月。然后他从那里开始计算那一天。

对后见之明项目(Project Hindsight)中翻译的一个注解

在后见之明翻译项目中,把另外多出的36个闰年日被称为“Intercalary days间隔日”。根据Riley的翻译,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闰年”的数值。“Intercalary days”这个词很模棱两可,因为它更常用来指代埃及年结束时附加的5天,在这个例子中Valens所说显然不是这个。如前所述,Valens明显使用的是亚历山大历,全年365天(四年一闰)。而Valens使用360天/年则是专门用于预测,现在被称为黄道释放法(“the distribution分布”)。

“因为一般自然年有365又1/4天,而在分布(黄道释放法)中一年360天,我们减去5个间隔日和1/4天,然后我们就得到了年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进行分配。” (Valens, Book IV, Ch. 9, Riley trans. 2010, p. 75)

行星时、行星日、行星月、行星年的占星用途

Valens认为行星年、行星月、行星日、行星时主星具有占星学寓意。

“由于这年的年份主星是火星,月份主星是金星,日主星是水星,小时主星是太阳,所以有必要看下这些星体在出生时的位置情况。必须观察这些星体在本命盘中配置如何。如果它们落在合适的位置[]和合适的昼夜区间,它们预示着活动/职业,尤其当年主星过运当前年份,月主星过运当下月份,日主星过运当前日期。但是如果它们落位不当,而且有凶星成相位,它们预示着逆转和不安。”(Valens, Book I, Ch. 10P, Riley trans., 2010, p. 12)

较有印象地是Valens给出的某人生日的例子(很可能是Valens自己的生日)。对Valens来说我们出生之时的行星年、行星月、行星日、行星时是很重要。他教导我们要观察它们在命盘中的昼夜派系和落宫状态。要是预测,他还建议研究出生时的主宰星体和当下的主宰星体之间的相互作用。

Mechir月13日:Valens的生日

Mechir月13日很可能是Valens自己的生日,因为书中多次提到Mechir月13日这个日期。大卫·平格里断言Valens的生日是公元120年2月8日。书中给出日期为哈德良四年,也就是罗马皇帝哈德良统治的第四年,也就是公元120年。一般情况下,Mechir月7日会在儒略历2月1日落下,所以Mechir月13日对应儒略历2月7日。然而,在闰年,儒略历2月1日对应Mechir月6日,所以Mechir月13日会在2月8日。因此,Valens似乎出生在火星年、金星月、水星日和太阳时,出生在日落后的第一个季节时。

希腊的埃及人会从日落算起新的一天。这也许就是为什么Valens在他的书中把日期定为Mechir 13/14的原因,因为他是在日落一小时后出生的。从占星学上来说,他还是在Mechir月13日,但按照公历,他应该是Mechir月14日了。

Valens的命盘数据

阅读另外这位出生在Mechir月13日的命主的有关段落,我们会发现更多关于Valens的命盘。他出生时处女座位于上升,火星落在上升,水星(Asc主星)和太阳落在水瓶座位于第六宫,月亮落在天蝎座位于第三宫。他也有个土星落在巨蟹座位于第十宫的强有力的角宫配置,木星落在天秤座位于第二宫,其主宰星体金星落在摩羯座位于第五宫(对分土星)。

“一个例子:太阳、水星落在水瓶座,月亮落在天蝎座,土星落在巨蟹座,木星落在天秤座,金星落在摩羯座,火星和上升落在处女座。”(Valens, Book II, Ch. 31P, Riley trans., 2010, p. 44)

Valens又提到这人的太阳落在水瓶座22°,月亮落在天蝎座7°。

“例如:哈德良4年,Mechir月13日,夜里的第一个小时。太阳落在水瓶座22°,月亮落在天蝎座7°。”

Valens的命盘

Valens在他的星盘计算中使用的是恒星坐标表,他们都知道有一点错误。我在下面的计算中用Fagan-Bradley ayanamsha坐标,星体位置非常接近。鉴于Valens说的是夜晚第一个小时处女座升起的出生信息,他的上升点肯定位于处女座很前面。处女座直到第一个小时快结束之时才开始上升。下面我用的时间是在第一个小时结束前不到15分钟,之后处女座开始上升,因而这是个相对较好的近似时间。

注意,我的软件在Valens这命盘中给出的行星时和行星日是错误的。差了一天。Valens出生在水星日(星期三)太阳时,但按照我们现行的顺序他出生在木星日(星期四)月亮时。

Valens出生时有四个星体逆行。木星在他出生24小时逆行停滞,而水星在出生后两天顺行前停滞和处于最后可见状态。



用恒星黄道排的Vettius Valens的命盘

下面我也给出了回归黄道排的盘,仅供有兴趣的小伙伴研究。只是水星和土星的位置与Valens给出的数据有些许不同。



用回归黄道排的Vettius Valens的命盘

启用行星年和行星月

这可能会有多个“年”和“月”。例如,注意到Valens在亚历山大历中,他从透特月的第一天(儒略历8月29日)取用年主星。他说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沿用早前的占星家这样取用年主星的做法。这点很有趣,就像他建议我们使用行星时、行星日、行星月、行星年。然而,Valens也指示说,他认为使用天狼星的偕日升(埃及年的最初起点)作为一年的第一天会更自然。同样的,我们可以把1月1日看作我们公历年的第一天以及/或是用春分日作为我们占星年的第一天。

确定你自己的行星时

确定行星日是很简单的。把你一周中的一天转换成它的主宰行星。星期日、星期一和星期六都很容易,因为它们分别受太阳、月亮和土星的主宰。星期二为火星,星期三为水星,星期四为木星,星期五为金星。

计算行星时也不难。如果你知道当地日出和日落的时间,那么你就能算出白天和黑夜的时长。每一个除以12就得到每个季节时的时长。行星时从一天日出时分的时主星起算。而且要知道新的一天从日出开始,所以星期二早上4点在这个系统中实际上是星期一晚上。

我经常发现行星日和行星时是很有用的,在西方巫术传统中相对流行。在那个传统中,它们主要是用来选择举行仪式的时间。我发现它们有时也会对本命占星学有所帮助。Valens的著述应该会激发传统占星家进行更多的验证。

我也尚未验证过Valens提到的行星年行星月。今年是火星年。时间将证明,根按照当地民用历制定的自然年框架是否有效。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

搜索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赞助占星网

赞助

占星心理治愈

占星心理治愈

网站服务

占星软件

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本站提供各种理解这些宝石的工具,包括astrolog32 zet7 zet8 zet9 Jyotish Tools 等;

收费算命

解读星盘是一件奇妙而有启发性的经验,透过解读,当事者可以全然的接纳自己,可以打开通往无限机会的大门,预先为自己痛苦的情绪找到转化成正面思考的动力,找到乐观的经验或信念。

占星教学

西方现代占星学是一门人文科学,可以提高个人对于自我潜能的意识,创造更加充实的人生。,认识自己的出生星图,将让你终身受益。

占星资料

Astrological Data. 时不时的会陆续整理更新,各种现代、古典、印度、希腊等各种流派占星资料。无论怎样,资料永远只是参考并非绝对的答案,请根据个人命盘融汇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