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网
12SIGN

We are written in the stars

当前位置: 占星网 > 本命占星 > 占星实例 >

关注发送“我要资料”,领取免费资料

占星心理治愈

【转】斯蒂芬•弗里斯特访谈(Steven Forrest)


                

我们是先知,不是教练

 

Matrix创办人迈克尔•厄尔瓦恩采访进化占星学创始人斯蒂芬•弗里斯特。

2009年元旦,重回Matrix软件公司的创办人迈克尔•厄尔瓦恩(Michael Erlewine,占星师简介见http://astro.sina.com.cn/l/2012-05-18/154979235.shtml) 对进化占星学创始人斯蒂芬·弗里斯特进行了采访。这是Matrix公司八年之内第二度采访斯蒂芬·弗里斯特。

  迈克尔•厄尔瓦恩:首先,您是否愿意向读者透露您的出生资料呢?

  斯蒂芬•弗里斯特:我是1949年1月6日凌晨3点22分,在纽约州的弗农山(威彻斯特郡)出生的。我的星盘上升点落在天蝎座22度多一点。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是如何对占星学产生兴趣的?

  斯蒂芬•弗里斯特:这 是两条线索相互交融的结果。我记得自己小时候特别想要一个望远镜。到了大约12岁左右,我就成为一名活跃的天文爱好者了。第二条线索是手相学,那是13岁 时,一位德国女孩儿教给我的。在17岁以前,这两个兴趣都是独立发展的,直到我翻开了第一本占星书,两条线索才就此交汇到一起:通过望远镜瞭望的浩瀚星光,遇到了手相学中隐含的古老心理学。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是如何学习占星学的呢,读过哪些占星书籍或是曾在哪所占星学校求过学呢?

  斯蒂芬•弗里斯特:我完全是从书本上学习的占星学的。直到我在矮脚鸡出版社(Bantam)成功出版了两本占星书籍之后才认识了其他的职业占星师。这就是土星落在中天带来的礼物!其中对我影响最深的是一群英国神秘学家——特别是查尔斯 E.O.卡特(Charles E.O. Carter)和罗纳德·戴维森(Ronald Davison)。对我影响最大的书籍是罗德尼·科林(Rodney Colin)所著的《天体影响理论》(The Theory of Celestial Influence)一书。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是否向哪位占星老师或者导师学习过呢?如果有的话,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他们是谁,对您有什么影响?您的占星知识有什么传承关系吗?

  斯蒂芬•弗里斯特:真遗憾,都没有。如果要说到传承,我觉得自已继承了金刚乘佛教(即藏传佛教,又称密宗)和爱德加·凯西的“灵异”传统——并不是说我认为自己是灵媒,而是说我沿袭了他们的观念,以灵魂进化轮回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我花了许多时间与这两方面的大师们探讨。二十多岁时,我也有自己的心灵导师,她对我影响颇深 ——她是一位深具智慧的女士,玛丽安·斯塔恩斯(Marian Starnes)。她是我的精神之母。我将一直尊敬她。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从事哪一个类别的占星学?您使用哪些技巧,您认为哪些技巧行之有效?

  斯蒂芬•弗里斯特:我研究的是进化占星学,本质上是古代形而上学与荣格个体心理学的结合。在技巧上,关注于前世未解的动力及其对今生和心理体验的影响。这里的目标并不是“预言”或是“描述”,而是治愈和释放。实际的技巧可以阅读我所著的《昨日的天空:占星与轮回》(Yesterday’s Sky: Astrology and Reincarnation)一书。我用了300多页才完全介绍完这些方法。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是否有自创的占星技术呢,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其他人是否了解或是使用这些技术呢?

  斯蒂芬•弗里斯特:我为进化占星学领域增添了许多占星技术和阐释方法——这也在《昨日的天空》一书中有详细介绍。在一项占星学学徒计划中我已经教授这些技巧十多年了。约有四百多学生学过了这门课程,所以,绝对有其他的占星师在使用这些技巧并从中获益。一些学生逐步进入职业占星师的领域,这让我很自豪。这些方法和那些在占星学大会上学到的不同,但它们运用于实际生活中确实非常有效,非常有生命力。当占星师们听说进化占星学与灵魂转世相关时,他们通常都认为这必定是一种神秘学说。 实际上,它是心理占星学的一种强有力的表现形式:热烈而慈悲,并且能在人们的此生生活中立刻得到证实。

 

  迈克尔•厄尔瓦恩:在您自己的生活中,您在什么情况下会使用占星术呢,多久用上一次呢?

  斯蒂芬•弗里斯特:我会一直关注自己生活中的重大行运推运主题,还会注意到自己的反应。有时候,我会去散散步,然后在脑中与自己展开对话,就像在同样的占星情境下和客户交流 那样。我总是惊叹于这些词语带给我的震动!这很有力!有时候会让我大吃一惊。同样,我也非常注意每一天的月亮变化,在有重要行为时会以此参考——比如签订 合约,订机票,启动重要的事业变动,等等。不问问月亮,我是绝不会轻举妄动的,要确保月亮没有落入空亡,月亮最近的一次成相是舒缓相位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是否为他人做咨询?如果是的话,哪些技巧会比较有效,你多久做一次咨询?您现在还欢迎客户咨询吗?

  斯蒂芬•弗里斯特:从 1978年开始,我就是职业咨询占星师了。我的咨询时间比较长——通常会持续2.5~3个小时——所以一般我一天只能做两次咨询,上午下午各一次,周一到 周五工作。我不常休假。做了30年职业占星师,此前做过7年兼职占星师。我的日程表总是满满的。你大概可以估算出我见过多少客户了吧。现在,我仍然继续做咨询工作,并始终欢迎新客户的光临。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参加占星学界的聚会或是学术会议这类活动么?您是一位社交型的占星师,还是一匹孤狼呢?

  斯蒂芬•弗里斯特:第 一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我在许许多多的占星学术会议中做过演讲。我个人认为,除了交流之外,这并没有特别重要,特别有益的作用。这种短小的座谈,只能关注一种独立、特殊的占星方法,这在实际的咨询中起不了什么重要。第二个问题,可是个难题。我想说,我是一匹孤狼,但又过着社交型占星师的生活。与占星群体建立联系是一种伦理需求,同时也有利于这种实践性的职业导向。但一次接触一两个人,我觉得是非常快乐的事。老实说,占星会议让我有压迫感。在那样的环境下,我并不觉得自己如鱼得水。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与职业占星师们如何联系呢?您是哪些占星学组织的成员吗?

  斯蒂芬•弗里斯特:我是国际占星研究协会(ISAR)和美国地球宇宙协会(NCGR)的成员。我在ISAR 的道德委员会任职多年了。为此我感到很自豪。我帮助ISAR 起草了职业道德规范。我也是NCGR 董事会的顾问。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担任开普勒大学咨询委员会主席多年,虽然这只是一个虚衔。他们没有采纳过我的任何建议!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如何看待现代占星学和占星师?

  斯蒂芬•弗里斯特:作为一个社会团体,我们正处以一个混乱的时期,百花齐放,流派众多。现在有许多活跃的风格和传统——进化占星学、心理占星学、印度吠陀占星学、文艺复兴时期 的占星学、希腊风格的占星学、日心学派、宇宙生物学派、汉堡学派占星学、玛雅星相学,侧重点有小行星、中点、海王星外行星(trans- Neptunians,太阳系中运行轨道在海王星之外的行星)、泛音盘等。一方面来说,这种多样性棒极了!另一方面,也造就了完美的巴别塔现象,占星师们不再说同一种语言。想来一场富于智慧的争辩都不可能了!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保持和平,要么愚蠢地争吵。后一种似乎比较流行。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的占星业务发展如何?顺利么?占星学收入占到您总收入的百分之多少?

  斯蒂芬•弗里斯特:1978 年开始,我的收入就全部来自于占星。朱迪和我都没有什么家族遗产,也没有其他的收入。我做得还不错,和一个优秀勤勉的心理医生收入差不多。主要收入直接来自于咨询的客户。我同时也做些一些教学工作,写写书,同时也从我和朱迪一起创造的报告写作器上获取一些版税。我们有个非常漂亮的家,在南加州的沙漠里,在北卡罗来纳州也拥有居所。七十出头我就可以舒舒服服地退休了,不过我想自己会不愿意退休。这份工作带来的回报绝不仅仅是金钱!吹嘘自己的收入实在是件很傻很荒唐的事!另一方面来看,现代占星师能为占星学做的最有益的一件事,就是向大众宣传一种激进的理念,即占星师确实是正当职业——可以作为谋生的手段。如果你能够走出占星技巧的孤立狭隘的小天地,用占星学为人们提供重要的帮助和服务,你就可以凭借这一行业过上相当不错的中产阶级生活。如果普通大众普遍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占星团体将会发生巨大而有益的改善。金钱是走出贫民区的主要途径,占星学是一个贫民区,然而它却不应当走那条路。我们必须打破在这一领域内 反对说出专业现实真相(即财务状况)的“精神”禁忌。有许多著名的占星师,无法以此谋生,这让我很惊讶。出了什么问题呢?这里的确事出有因,但潜在的学生 们也有权质疑,这样的老师是否“货真价实”。如果你所使用的占星学意义深刻,能够行之有效地帮助别人,那你一定可以吸引到足够的客户,以此谋生。如果你能 坚持工作一段时间,你的声名会在这一领域内口耳相传。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能跟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占星商务计划么?

  斯蒂芬•弗里斯特:这一方面事务的实际运作是由朱迪负责的。她启动了一个七爪出版社(Seven Paws),自助出版一本奇幻小说,她厌倦了向主流出版社推销作品了。这一计划出人意料非常成功,所以我们也开始出版占星书籍了。这时候才真正是我们自己的书,虽然之前我们已经出过不少书,还与杰夫·格林合作著书,发行了拉斐尔·纳赛尔编纂的“同一天空下(Under One Sky)”系列丛书。顺便说一句,前面这些经验真是感觉棒极了!有12位占星师,每一个人都代表了不同的传统流派。拉斐尔给出一位女士的出生信息,还有一些钱,然后说,“拿出你们的看家本领来给我看看吧!”我们都尽力写出自己的解读,纯粹的占星解读——我们对这位女士一无所知,连名字都不知道。这就是传说 中的“要么行动,要么闭嘴”时刻!最后,拉斐尔没有能够找到出版商,所以朱迪将书稿纳入了七爪出版社的计划中。在这里自吹自擂一下,克里斯·劳伦斯 (Chris Lorenz)在《戴尔占星》(Dell HOROSCOPE,著名占星专业杂志)上,给予“同一天空下”系列丛书极高的评价,“学海无涯就是我的态度,我想要知道哪一位占星师是最棒的 …… 这个问题,每一位读者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第一名,而我总是毫不犹豫的把奖杯颁给斯蒂芬·斯蒂芬•弗里斯特。”(译者注:克里斯 • 劳伦斯,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哲学和历史方法论教授,曾是澳大利亚和德国的访问学者。出版有论论历史哲学、近代史学编纂和教育政策等有关的著作。)这段评语 让我非常自豪。这也是对进化占星学的肯定。能够与罗伯特·汉德(Rob Hand)、德梅特拉·乔治(Demetra George)、罗伯特·施密特(Robert Schmidt),这些我无比尊敬的占星大师们共同参与这项出版计划,我深感荣幸,能够与他们成为同事,的确与有荣焉。

  除了七爪出版社以外,我们还出品了一些软件、讲座的光盘、电脑报告、视频和一些细微的服务,这些在我们的网站 www.sevenpawspress.com)上都可以找到。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能跟我们具体分享一些占星事业发展过程中的故事么,个中曲折,还有您对这一工作的未来展望?

  斯蒂芬•弗里斯特:总 的来说,前面谈到的那些业务都是我工作的重要部分,单独运营任何一项,收益都不大,但将它们密切配合起来,却能发挥协同增效的作用。对我而言,占星中的金 钱和灵魂都来源于客户咨询、教学、专业写作这“三位一体”。朱迪也做咨询,但她不像我,这么天生喜欢与客户们交流,所以她在这方面的发展要少一些。因此, 她就负责其他所有的事务。她才华横溢,不知疲倦地努力,让我十分感激。她满足了自己的需要,还给予我有力的支持,让我能够开设讲座,运营网站,给我们提供 信用卡支持,最重要的是,她还是我的出版商,我偶尔冒出的多音节词也不会让她感到惊讶和困惑。 

 

  迈克尔•厄尔瓦恩:普通人和占星师们对您的网站反应如何?

  斯蒂芬•弗里斯特:上 次我了解到的数据是,每月的网站(补充一句 www.sevenpawspress.com,www.stevenforrest.com 和 www.jodieforrest.com都一样)访问量已经超过 16,000 人次。这个数字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我们从没想过做 Astrology.com、Tarot.com以及StarIQ.com那样的大型商业网站。我们网站定位更像是一个“宣传册”,介绍我们的工作和销售 的产品,再揉进去一些趣味性。从数据统计来看,网站上有两个主要版块很受欢迎。第一个是按州列出的出生证明的资料。第二个说来也奇怪,我和朱迪对北欧卢恩 符文的解释让大家很感兴趣!写这部分内容时,我们正热衷于新异教徒运动,因为朱迪写作了《作诗者与乌鸦队》(Rhymer and the Ravens)三部曲,还有根据书改编的摇滚音乐剧(详见www.MySpace.com/dragonshipmusic)。我们把卢恩符文的阐释写到 网站中是为了凑趣,真没想到居然很火!相对而言,这也暗示着,严肃占星学的世界有多小!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认为占星学是一项预测工具吗?如果是,是怎样运作的?

  斯蒂芬•弗里斯特:占 星学非常适用于预测人生难题的本质和时机。预测的“结果”更适合不动脑子的笨蛋,一个人一旦开始探索意识的潜能,就跳脱了令人沮丧的宿命未来,拥有更为多 元的可能性。我没有怎么研究过占星师们技巧的差异,但我相信,“铁口直断”潜藏着危害,甚至是一件不道德的事。话说得比较重,是因为我认为这样的预测会影 响个人追求更高的目标和可能性,这样做就真的很像黑魔法。在进化占星学中,我们是教练,不是先知。

  我的观点只适用于自我成长与发展型的占星学说,顺便说一句,别预测股票市场和棒球比赛的结果。

 

  迈克尔•厄尔瓦恩:您自我介绍时会说自己是占星师么,对方作何反应呢?

  斯蒂芬•弗里斯特:现在是的。但在年轻的时候,我对这个身份也会缺乏安全感,因为害怕受到苛责,我也学会避开这个话题。如今,占星师的角色已经让我如鱼得水般自在了。我发现, 似乎我的轻松,也影响到了其他人,给予我温和的回应。一般情况下,其他人都会表示感兴趣,很好奇。我想,很显然,我看起来不是个笨蛋,人们从我的其他占星信念中也可以获得更宽广的延伸!

 

  迈克尔•厄尔瓦恩:在深刻的个人问题和人生探索领域,占星学帮助您找到答案了吗?

  斯蒂芬•弗里斯特:这的确是个很难的问题。感谢你的提问。简单回答是,“对。”展开来说就是,每一个人,不管你多么坚定地支持不可知论,都将他们的个人哲学和理念带到了占星学中。完全摒弃价值观、完全客观中立的占星学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即使你摒弃价值观、坚持客观和中立,这本身就是一种哲学态度!对我而言,占星学已经融入到 世界观之中,不可分割。我现在已经正式皈依佛教,尽管我差不多在19岁时,就开始信奉佛教。我成长于健康的基督教文化环境之中,现在都还是有基督教的情 怀,在心灵层面上,它与我的佛教信仰完全不冲突。我相信,我们都是神秘世界中的神秘存在,经历了数世轮回,回归到难以言喻的一些事情,我们称之为“神”。 我相信,人生中发生的每一个事件,在外在世界遇到的每一件事,内心体验到的每一分痛苦和纠结,都是回归家园漫漫旅途中的一部分。我没办法证明这一切,但是 我能够真诚、坦率地表明我的立场。这样的理念完全渗透在我的占星风格之中。这就是行星告诉我的信息。因此“在深刻的个人问题和人生探索领域”,占星学的确 向我反馈了重要的答案,就像一盏明灯照耀着我的归途。


==================================================================================================

转载自《心探索》
 
人物简介:斯蒂芬·弗里斯特(Steven Forrest), 生于1949年,进化占星学的创始人之一,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占星大师之一。1971年毕业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宗教学专业。1984—1988年间, 写作出版了《内在的天空》、《变化的天空》和《天空的伴侣》三本占星经典著作,奠定了早期在占星学界的地位。斯蒂芬前后一共出版了12部占星著作,在世界 占星学界拥有很高的声誉。1985年,他凭借《内在的天空》一书获得职业占星师协会奖(Professional Astrologers Incorporated Award)。1992、1995、2008年,他三次获得占星界最高的占星学联合协会奖(United Astrology Congress Regulus Award)提名。
 
他18岁开始研读占星学,22岁时走上职业占星的道路,35岁就已经写出了深邃优美的占星经典《内在的天空》。他成长于基督教的教堂中,却痴迷于佛法奥 义,并投身到藏传佛教金刚乘的修行中。他是倡导自由意志的“进化占星学”创始人,在40年的职业生涯中出版了12部占星著作,被翻译成各种语言广泛传播。 在别人眼中,他是早熟而智慧的占星天才,而他自己笑言,“我已经从事占星学有四五千年之久了”。他是太阳摩羯座、月亮白羊的斯蒂芬·弗里斯特。
 
今年10月,62岁的斯蒂芬首次来到中国,在上海接连举办了“进化占星学”、“关系占星学”两个工作坊。笔者本人有幸参加关系占星学工作坊,亲自领略到占 星大师的风采。占星课堂上的斯蒂芬,犹如摩羯座“智慧老人”的原型化身,既理性严谨,又亲和幽默。他对社会文化和人性的深刻洞察,对占星知识和经验的灵活 诠释,让工作坊学员深深地获益,既收获了专业的占星知识,又得到心灵的滋养。而在课堂之外的斯蒂芬,则尽显月亮白羊座的能量本色,就好像一个返璞归真的老 顽童,用他天然的快乐和活力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位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占星大师是如何成长的?在他的眼中,占星学如何揭示宇宙运作的本质和人类生命的真相,又如何能够帮助人们走上内在探索之旅?借此次工作坊的契机,《心探索》对斯蒂芬展开了独家深度访谈,邀请他为我们的读者再次开启占星学的奥义之门。
 
心探索:您最初是怎么开始接触到占星学的?是否有一些生命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斯蒂芬:在我最初的记忆里,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很想要有一个望远镜,以便可以观看天空。12岁时,我终于有了一个很好的天文望远镜。那时候我最 感兴趣的是做宇航员,对占星学还一无所知。到13岁的时候,我遇到一个从德国来的女人(当然,实际上她才16岁而已)。她懂得手相学并且开始教我,手掌上 那些金星丘、月亮丘之类的。所以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两条路并行:一个是看手相,另一个是业余的天文学家。
 
18岁的时候,我把扁桃腺切除了。恢复健康之后,妈妈说可以给我一本书作为礼物,于是我要了一本占星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然后我很快地意识到,所有我从手相中学到的东西,和我在望远镜里看到的东西其实是联结在一起的。从那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占星学家。
 
心探索:我们是从网络上发布的《内在的天空》节译开始了解到您的。这本书让很多对占星学毫无了解的人发生了强烈的兴趣,但也让那些对占星学有一定研究的人深深地被打动。这是非常神奇的现象。在您的占星语言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奥秘?
 
斯蒂芬:这是一个困难的问题,也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你很难把占星和智慧分开。占星或多或少都是从你内在深处涌出来的东西,不管你的内在是深是浅。我在大 学里学的是宗教,因为这是一个最深入的可以学习到古代心理学的方法。在我快30岁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很多占星解读的经验,所以我就开始把它作为职业。32 岁时,我就拿到了写《内在的天空》的出版合约。
 
有人会问我,你做一个占星师已经做了多久了?我通常会说,大概四五千年吧。(大笑)但我是真的这么认为的,因为我确实相信轮回转世。更确切的说法是,此生 我是想起了那些占星学的东西,而不是我学会了占星学。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能写出来那样一本书吧。我在其他方面都傻乎乎的,但在占星方面还 算灵光。
 
心探索:我看那本书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智慧老人写的。
 
斯蒂芬:那其实是一个“智慧男孩”写的。(笑)三十多年前,美国能够允许《内在的天空》这样一本书的存在。我感觉到现在的中国也是类似的情况。我们的文化已经触及了灵性复兴的边缘,所以《内在的天空》在中国即将要出版,这也是一种同步性吧。
 
 
“同时性”中蕴藏着灵魂进化的可能
 
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是相联系的,这就是我们占星师着手解读之处。占星是一个工具,可以去测量这些同时性发生的领域。就好像我们拿了一面镜子,去看看灵魂进 化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因为这种同时性的原理,这面镜子也可以反映你在外界大概会经历什么样的事件。所以说,你在外界经历了什么,其实是由你在内在做了一 些什么工作所决定、所调控的。通过去处理自己的意识,你可以影响外在发生的事件,就像那个古老的词——“魔法”所描述的。

心探索:您所倡导的“进化占星学”,其核心要义是什么
 
斯蒂芬:传统的占星学到现在还是比较僵硬的。而《内在的天空》第一句话就是:人们改变了,人们有能力学习并且进化。传统的占星学会有一些僵硬的判断,比如 说处女座都很挑剔,天蝎座既性感又邪恶之类的。但实际上人们是可以进步的,这是很简单的想法,而我们也可以观察到这的确是真的。像这种简单的观察可能就是 《内在的天空》和其他占星学之间的不同吧。有时候,听众的思想比占星家要更先进、更现代化一些。所以占星学家需要赶上现代心理学和灵性的发展。
 
心探索:传统占星学比较对应现实层面,现代心理学注重心理层面,那么进化占星学是否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并且加入了灵性成长的面向?它其实是一种更整合的……
 
斯蒂芬:确实是这样。如果只去处理事件,占星学就会非常空洞。如果只去处理内在层面,占星学就会变得很抽象、不落实。把这两者联结起来的桥梁是一种综合的 分析。我们内在感受到的东西其实也会在外界呈现出来,这是一种“同时性”。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可以很有勇气地意识到,我的内在深处对这个世界是缺乏信任 感的,那么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他敢于承认这一点。然后他可能就会在现实中遇到那些特别信任他的人,比如一个陌生人会对他说,你可以借我的 车去开。但如果这个人不够诚实,不能对自己承认这一点,那么这种同时性就可能会导致他遇到一些欺骗他、背叛他的人。
 
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是相联系的,这就是我们占星师着手解读之处。占星是一个工具,可以去测量这些同时性发生的领域。就好像我们拿了一面镜子,去看看灵魂进 化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因为这种同时性的原理,这面镜子也可以反映你在外界大概会经历什么样的事件。所以说,你在外界经历了什么,其实是由你在内在做了一 些什么工作所决定、所调控的。通过去处理自己的意识,你可以影响外在发生的事件,就像那个古老的词——“魔法”所描述的。
 
心探索:您在占星解读中加入轮回转世的观点,是否跟您自己的宗教信仰有关?
 
斯蒂芬:是的,确实有密切的关系。我是在基督教的教堂里长大的,但当我进入大学后对佛教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尤其是特别受到藏传佛教金刚乘的吸引。其实在美 国也有自己关于轮回转世的文化传统,在我还没有接触佛教的很久以前,我就沉浸在这样一种传统中。从我很小的时候,转世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就是非常容易理解 的、自然而然的一个概念。
 
心探索:在我们进入到精神探索领域之后,会找到各种各样的途径,比如说占星学,或是某种宗教。您怎么看待内在精神探索的形式和内容,工具和目的之间的关系?
 
斯蒂芬:《内在的天空》最后一章有提到说,这是一张地图,但并不代表那个实际的区域。如果你去徒步旅行的话,有一张地图很好。但如果你只是坐在家里研究这 张地图,你不可能真正拥有在野外探险和旅行的经验。占星学或其他技术都只是一种头脑的智力活动。通过这种头脑活动灵魂什么也学不到,我们只是在玩一些概念 游戏而已。占星学在智力上是非常复杂的东西,所以会吸引到很多聪明的人。但是聪明人在生活中也可能面临着某种危险,因为他们太聪明了,以至于会因为某些想 法而误导自己。
 
你可以坐在电脑面前看好几年,看你的推运啊行运啊之类的,但这样做的话你不会有任何的成长。我们需要倾听这些象征的意义,并且在生命中把它们真正地活出 来。有时候你可能很受伤,但你依然要去爱。也有很多时候,你要冒险去创造一些东西。如果你只是看着星盘什么也不做的话,那就是把地图和真正的土地给混淆 了。
 
你的选择可以创造更快乐的人生
 
对我来说,只有在这样一个时候才会用到“命运”和“注定”这样的词:你“注定”要在此生面对这个问题。不管你跑到哪里,这些问题都会找到你。但是真正能够 回答这些问题的,是你自己的创造性。我可以看着任何的出生盘,去说那些特别糟糕的可能性。我也可以看着同样的星盘,跟你说那些特别美好的可能性。但我的工 作并不是要去预测什么事情会发生,而是让你看到自己的选择可以创造出更快乐的人生。

心探索:所以作为一个占星师,要有真正的勇气,在整个生命过程中不断地自我探索。
 
斯蒂芬:世界上有很多宗教,认为人们的身体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是一种负面的事情,一旦你开悟了,成道了,就会离开这个身体,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对人类来讲并 不总是这样的。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只是犹太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的一种“受苦”传统。当然这些宗教有一些区别,但是当你从外往里看的时 候,你会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它们都属于超越性的宗教,认为人生的意义在世界之外的另一个地方,而且它们都是父权的宗教,其统治者和管理者都是男 性。
 
但是除了父权的宗教外,还有母权的宗教,它们是由女性来控制的。母权的宗教对停留在身体里、停留在世界上更多地持肯定态度。它们不像父权的宗教那么爱打 仗,而且对性这件事也持有更肯定的态度。我想说的是,占星学的根基其实和母权的宗教有关,因为它是非常古老的。在占星学里,我们会肯定说,你在现实世界里 的生存是和灵性相关的。你在地球上生存,通过触碰别人得到的东西,和你的灵性是相关的。
 
心探索:很多对占星学好奇的人会问,星盘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命运?比如说,两个拥有类似星盘的人是否会拥有类似的命运?
 
斯蒂芬:这是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很多占星学家都认为,一个人的命运是可以从星盘里看出来 的,但我自己完全不认同这一点。对我来说,只有在这样一个时候才会用到“命运”和“注定”这样的词:你“注定”要在此生面对这个问题。不管你跑到哪里,这 些问题都会找到你。但是真正能够回答这些问题的,是你自己的创造性。我可以看着任何的出生盘,去说那些特别糟糕的可能性。我也可以看着同样的星盘,跟你说 那些特别美好的可能性。但我的工作并不是要去预测什么事情会发生,而是让你看到自己的选择可以创造出更快乐的人生。
 
如果两个人有类似的星盘,就好像直觉告诉你的一样,他们的生活肯定是不同的,他们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从形而上学的观点来看,他们是两颗不同的灵魂,拥有 不同的业力,所以就有了不同的生命。当我们真正去研究的时候,会看见他们的生活中有令人惊异的同时性,比如在同一个月结婚,在同一个月换工作。但最重要的 是,你不要被这些令人惊异的故事所引诱了。因为最神圣的要点就是人类的自由意志,其他的就只是娱乐而已。
 
心探索:有一种占星观点认为,当两个人的星盘类似的时候,也许其中的一个人会勇敢地朝自己的北交点所代表的灵魂方向去成长,而另一个人则可能退缩在自己南交点所代表的安全领域里裹足不前。
 
斯蒂芬:是这样的,我们总是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在物理上有一种很有趣的同时性。19世纪的时候,物理学是以非常机械化的方式来描述宇宙的,就好像说外在世 界是一个精确的仪表,一切都是可以预测的。但在后来有了量子力学,他们才意识到,所有的东西都是不确定的,这其实是更加压倒性的力量。我们可以从科学的角 度来描述这个宏观的宇宙在发生什么,但是没有人知道某个特别的电子在下一刻会做什么。人类就像电子一样,我们就是遵循不确定原理的人。电子在宇宙中是非常 渺小的,我们也是。但量子力学告诉我们,在这些微小的地方,奇迹和魔法其实是运作得更好的。
 
命运是“星盘能量”与“意识之光”的共舞
 
伟大的圣人老子出生了,与此同时,在他床底下的一只跳蚤也出生了。(笑)这很可能是真的,也许它是跳蚤里的老子,也许不是。这是一个玩笑,但我们也可以从中了解,为什么不能从星盘里看出灵魂的层次。

心探索:刚才我们谈到不确定性。那么,星盘中呈现出来的那种确定性到底是什么?星盘是否可以说明灵魂的某种确定状态?
 
斯蒂芬:人类是依赖两种东西存在的,一种是出生星盘所显示的原型,另一种是意识本身。我们的出生星盘是稳定的,从生到死都是一样。但即便出生星盘是固定的 东西,它还是有很多种可能性,可以代表很多种不同的人格。比如火星能量主导的人是很坚决的、非常有勇气的,或者说他会持续不断地害怕。但至于这个火星人到 底生命中会发生什么,其实取决于他所做的选择。这就是当意识和原型构成的场所蕴藏的所有可能性互动时会发生的事情。
 
一张星盘并不只是代表一件事,它可以有很多的可能性。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也许两个有类似星盘的人拥有完全不同的生命。在西方世界就有一个著名的例子:纳粹 头子希特勒和早期电影里的喜剧家查理•卓别林,他们俩的星盘特别类似,但他们的生命完全不同。再举个例子来说,伟大的圣人老子出生了,与此同时,在他床底 下的一只跳蚤也出生了。(笑)这很可能是真的,也许它是跳蚤里的老子,也许不是。这是一个玩笑,但我们也可以从中了解,为什么不能从星盘里看出灵魂的层 次。
 
心探索:也就是说,星盘中的符号可以看作一些能量原型的象征,而如何运用这些能量原型是意识本身来决定的?
 
斯蒂芬:是这样的,这些能量可以有很多的表现形式。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能量既不能被创生,也不能被消灭,它们只是不断地转化自己的形式。至于是什么东西可以改变这些能量的形式呢?那就是你的意识。
 
心探索:我们的人格结构,是否也是经由后天处理这些能量原型的方式而形成的?
 
斯蒂芬:人格确实是因为出生后的经历才形成的。但是当你看着婴儿的眼睛时,你会发现,孩子们一生下来就已经有某种人格在里面了。这就引发了一个很有意思的 问题,那个人是怎么进入到这个孩子里的?如果不去考虑在出生前就已经作用于这个孩子的那种力,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使用轮回转世这样的语言来描述,但其 实还可以有别的方式。也许可以说,我们的祖先通过基因和DNA的方式在我们体内还存留着。我们出生时已经带有某些东西,在后天的经验中我们又做出了选择, 这两种东西的互动就形成了我们的人格。
 
心探索:您对关系占星学也深有研究。我们真的可以通过关系占星学来切实地改善亲密关系吗?
 
斯蒂芬:我们可以去书店里买一本书,学习怎么促进自己的关系。但这些书会有一个问题,它们可能会假定某个答案对所有人都适用。但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很大 的,有些人很热情,有些人很温和。如果我们把那些热情的答案给温和的人,只是让他们担惊受怕而已。而如果我们把那些温和的答案给热情的人,他们也许会觉得 好无聊。假定有两个热情的人在一起,已经有两周没有打架了,也许他们会觉得关系中的魔力正在消失。但是当两个温和的人要打一架的时候,他们可能要花一年才 能康复过来。
 
在关系占星学中,我们可以看见这个人的真实面貌,并给出真正适合这个人和这段关系的建议。也许有人需要放弃对关系的浪漫幻想,而变得更加实际。也许有人受 过很深的伤,而那种痛苦让他想要放弃爱。这两种情形看起来有些类似,但它们的起因是很不一样的。一种是来自智慧和自我了解,另一种则是来自受伤。到底是哪 种情形,这是能从星盘上看出来的。
 
从根本上来说,并没有人真正地需要占星学。也许每个人都可以像佛陀一样,坐在菩提树下开悟,然后就了解了自己。不过在这个世界我们要做到这一点是很困难 的。我们都受过伤,也可能被电影啊广告啊这些东西所误导。而占星学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自己到底是谁,也可以帮我们分析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整个世界正处在灵性更新的边缘
 
每一个人进入世界都是在不同的灵性层面,这和他前世做过什么,取得过什么成就是有关的。可能有很年轻的灵魂,也可能有很古老的灵魂。一颗年轻的灵魂进入到 这个世界,也可能做出很大的努力。而一颗古老的灵魂进入到这个世界时,他也许已经有些灵性疲倦了,所以在此生并没有前进太多。
 
心探索:从星盘来看,怎样才能判定一个人是否活出了自己的灵魂目标?他所获得的成就高低和他是否活出了自己有必然的联系吗?
 
斯蒂芬:从某个层面来说,这是很简单的问题。我们从星盘上的北交点及其相关行星就能看出来,一个人灵魂进化的目标是什么。当这个人的生命得以完成,我们就 可以通过他所做的事情来进行客观的判断,他到底有没有活出自己的目标。但对我个人来说,这样去评判一个人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意思。
 
每一个人进入世界都是在不同的灵性层面,这和他前世做过什么,取得过什么成就是有关的。可能有很年轻的灵魂,也可能有很古老的灵魂。一颗年轻的灵魂进入到 这个世界,也可能做出很大的努力。而一颗古老的灵魂进入到这个世界时,他也许已经有些灵性疲倦了,所以在此生并没有前进太多。但是不管怎样,那颗老灵魂会 有很强大的力量和更多的能力可以展现出来,并且对这个世界非常有用。比如说,一个非常有才华的钢琴家会弹肖邦的曲子,让观众听得热泪盈眶,因为音乐非常 美。但这个钢琴家自己已经觉得有些无聊了,因为他弹这首曲子已经有130多遍了。所以我们受益了,但他本人并没有受益。
 
心探索:在您的工作坊中,对星盘中的南北交线索所做的前世解读带有很强的故事性和疗愈性。对于学习这种解读方法,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斯蒂芬:我特别喜欢故事,因为它们可以直指人心。虽然你也可以说一些抽象的东西,让人们从智力上来理解,但如果你说故事的话,它会让人们的心和魂直接受到 感动。当然,我知道有一些很好的占星师,他们是不使用这种技术和方法的。但如果你想要使用这种说故事的方法,我会特别的推荐它。因为它是一个很好玩、很有 创造性的事情。假如你想做一个占星师,但是你觉得不好玩的话,你就不可能变得有创造性。
 
所以我的建议是,你要放轻松,去享受这个事情。另一个建议可能对所有人都有用。我非常喜欢读故事,喜欢沉浸在全世界所有的文学里。所以当我在做解读时,我会把头脑里的那个图书馆拖出来看一看,那里面有我所有故事的来源。我想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故事搜集者。
 
心探索:这是您第一次来中国。过去您对中国文化是否有所了解?此次来中国进行占星教学,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和体会吗?
 
斯蒂芬:我来中国之前有一点点小害怕,因为我想中国可能是自我控制很强的一个国家。可是当我来到这里,我发现这个国家是非常温暖,也非常敞开的,所以我很 惊讶。我没有想到,我会被这么多爱和幽默感所欢迎。在很多方面,我都觉得在这里好像是在家里似的。所以每当我觉得很舒服的时候,就会有一些莫名惊诧出来。
 
中国对我来说就好像是外星球一样,但是是一个很美妙的星球,我希望我还会再回来。我也认为占星学在中国有很广阔的未来。因为在这里有很多热情的人想要学习 占星。对整个世界来说,海王星要进入双鱼座了,我们正处在灵性更新的边缘。我相信在这样一种灵性的蓬勃发展中,中国将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我也很荣幸能在 其中起到一点作用。

加群一起聊占星

联系我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

  1. 德军凭什么一度称霸欧洲

    德军凭什么一度称霸欧洲 转自:新浪 文/ 萧笑笑...

搜索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赞助占星网

赞助

占星网公众号

占星心理治愈

网站特色

占星软件

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本站提供各种理解这些宝石的工具,包括astrolog32 zet7 zet8 zet9 Jyotish Tools 等;

大师看盘

解读星盘是一件奇妙而有启发性的经验,透过解读,当事者可以全然的接纳自己,可以打开通往无限机会的大门,预先为自己痛苦的情绪找到转化成正面思考的动力,找到乐观的经验或信念。

占星教学

西方现代占星学是一门人文科学,可以提高个人对于自我潜能的意识,创造更加充实的人生。,认识自己的出生星图,将让你终身受益。

占星资料

Astrological Data. 时不时的会陆续整理更新,各种现代、古典、印度、希腊等各种流派占星资料。无论怎样,资料永远只是参考并非绝对的答案,请根据个人命盘融汇理解……